站长推荐

『威逼郭芙』

  郭芙坐远了点,李庭的阳具只能碰到她的阴户门口,想进去根本不可能,他就将郭芙往前慢慢拉,让自己的阳具挤开阴户,阴户呈“O”型,慢慢将李庭的阳具接纳而入,这次不是李庭主动进去的,而是郭芙依靠阴户的吞吐能力将阳具吸进去,看来鸡蛋已经给了郭芙启示。

“唔……杨大哥……好胀啊……”

阳具一进去汪洋大海中,李庭就开始不快一慢地朝前抽动,整根没进去,挤出一大堆的水渍,又拔出来,在门外停留片刻又再一次入侵,以让郭芙体会到那种忽塞满忽空虚的两种巅峰感觉。

“杨大哥……里面好胀……你捅得芙儿好舒服……啊……啊……我快死了……快被杨大哥插死了……杨大哥再用力一点……让芙儿丢吧……美死了……啊……杨大哥这样子进进出出的……我的心就随着杨大哥的大鸡巴而进出……好爽……”

此刻的武修文已经忘记了眼前那对正在交媾的男女是郭芙和李庭,他只顾着用眼睛去看他们之间交合的部位,看着李庭的阳具进进出出,看着郭芙的身体随着阳具的进出而前后耸动着。尽管武修文的阳具已经软的像泥鳅一样,但是被这刺香.艳的场面刺激着,他的阳具又开始慢慢勃起。

李庭抓着郭芙的小蛮腰用力操着,一声声呻吟就像美妙的音乐一样刺激着窗外偷窥的武修文。以这种姿势干了足有一刻钟,李庭的腰就有点酸,而让他欣慰的是自己已经让郭芙达到两次高潮,看着湿得一塌糊涂的餐桌,李庭更是卖力地耕耘着郭芙这块刚刚开发的沃地。

李庭觉得这种姿势太累了,他就拔了出来。

郭芙阴户一下失去阳具的充塞,郭芙一下子就失落了,她忙抬起头,以为李庭要射了,就忙支起身子,问道:“需要我含吗?”

李庭弹了下郭芙的舒乳,笑道:“我哪有那么差啊,只是换姿势而已,你站起来。”

说完,李庭就坐在餐桌边。

郭芙站在李庭后面,问道:“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做到我上面来,”

李庭说道。

郭芙领会了李庭的意思,抓住李庭的肩膀,左腿绕过李庭的身体跨到了另一边,双手勾住李庭的脖子就慢慢坐下去。郭芙一坐定,李庭就抱住郭芙的小屁股抬起来又按下去,靠着双手的力气来操控郭芙的屁股,以让阴户时而吞进阳具,时而吐出阳具,而且这种姿势可以十分的深入,李庭每一次都顶在了一朵花心上,这让他觉得十分的舒服,李庭记得前几次做的时候,阳具都是被春水淹没,根本不能到达边缘,现在竟然可以顶到了,看来不是自己的阳具变长了就是这种姿势太牛逼了。

“好哥哥……你的鸡巴太长了……芙儿快被你插穿了……啊……美死我了……再用力一点……让芙儿更美……”

郭芙每达一次高潮,李庭就从郭芙身上吸收了一小部分的内力,内力慢慢与自己的内力混合,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李庭就觉得精神十分的振奋,操的力度和速度都慢慢加大。

站在窗外的武修文还在打飞机,但是从他这角度看去只能看到李庭的后背和郭芙的俏脸,根本看不到能让他解渴的东西,所以他就绕到了另外一边,透过满是裂痕的木质墙壁看着他们两个。这种角度极好,武修文不仅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李庭阳具的抽动,更是能看到拿被阳具挤得翻开的肉唇,看着淫靡的场面,武修文就开始幻想和郭芙做的人不是李庭,而是他自己,幻想着自己的阳具正不断操着郭芙,幻想着自己打飞机的手圈就是郭芙的阴户,正一次次接受着自己的蹂躏。

武修文这种没有操过女孩子的人根本不知道如何控制力道,所以没有一会儿,他就让自己第二次高潮了,第一次射出的精液还挺浓稠,第二次的时候就是白色的水,滴滴答答落在墙角。

“等下还要去习武场吗?”

李庭问道。

“要……要……呀,”

郭芙气如游丝地说道。

“那我就射了哦,是射在你里面,还是射在你嘴巴里,还是射在?”

“我怕等下娘闻出来,所以杨大哥就不要射在我身上了,直接射在里面吧,今天很安全,不会怀孕的,”

郭芙说道。

李庭吻了下郭芙的脸蛋,精关一松,一股热流就冲击着郭芙的花心深处,这让郭芙全身都痉挛起来,一股来自她欲望之源的阴精就像在回应李庭一样喷出来湿了李庭的龟头。

郭芙喘着粗气,瘫倒在李庭怀里,感受着欢愉后的温存。

见两人已经停止交媾,武修文心中竟然出现莫名的失落,看着郭芙那隆起的舒乳,武修文就恨不得冲进去将杨过那个王八蛋踢开,然后好好操一下郭芙。可现在进去的话估计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不如……武修文邪恶地笑着,整理好软得像面条一样的阳具就静悄悄地离开。

温存片刻,郭芙就逃离了李庭的怀抱,拿着毛巾擦拭着阴户,用手指掰开阴唇,腹部收缩,一道残留的精液就流出来,滴在了毛巾上。清理好阴户,郭芙就给了李庭一个深深的吻就走出了客厅,在院子稍稍停留了片刻就朝习武场走去。

李庭躺在餐桌上休息了一会儿就站起身子,拿着抹布将餐桌上的秽物擦干净就走出客厅,看着白灿灿的艳阳,李庭就有点犯困,活动了下身子,李庭就找了一块干净的土地开始打坐冥想,以将不同层次的内力融合在一起。进入冥想的世界,李庭就可以感受到一股温润如温火的热流正从丹田涌出,顺着经脉流向身体各处。李庭运气内力开始修炼易筋伐髓大法,这种大法就像静心咒一样可以让李庭稍稍安下心,让他觉得自己的欲望正慢慢降低,但李庭记得欧阳锋曾说过最好是在交媾前或者交媾的时候修炼,说那时候效果最好。通过新的尝试,李庭终于领悟到了易筋伐髓大法的另一个境界,这种大法有双面性,你没有和女子交媾或者这种交媾时修炼会冲击性.欲,而交媾完再修炼的话就可以达到修身养性的目的。李庭轻笑了声,自语道:“看来中华武功真是博大精深,我接触到的不过是一棱一角罢了。”

又调试了好一会儿,李庭就开始修炼蛤蟆功……

郭芙哼着小曲儿走在小道上,走了一会儿,她忽然感觉到身后正有人鬼鬼祟祟跟着她,她忙闪到一边的大树后面。一会儿,武修文就从郭芙旁边路过,郁闷地朝前面走着。

郭芙见是这个懦弱的武修文就变得有点无奈,用轻功闪到武修文后面,拍了下他的肩膀,叫道:“你好端端的跟踪我干什么?”

武修文吓了一大跳,回过身看着郭芙,就想到她与杨过交媾的场面,他的下面马上就有了反应,他极力压制住冲动,说道:“我刚刚回去拿剑了,我原来的剑被你爹震断了。”

郭芙眉毛忽然拉了下来,如果武修文有回去过的话那岂不是看到了他和杨过组偶的场面?

武修文见郭芙脸色完全变了,就知道她已经开始害怕了,就说道:“我好像还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你和……”

“啪!”

武修文话还没有说完,郭芙一巴掌就打在他脸上,骂道:“不许你乱说!”

武修文瞪着郭芙,抓住她的手,叫道:“你应该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的,为什么你要跟那垃圾做,不和我做!我也可以做的!”

“放开!”

郭芙挣脱开武修文的束缚,叫道,“我一辈子只和杨大哥做,绝对不会和你们做!”

见郭芙反抗,武修文就想靠着身体的优势抱住郭芙,可轻功远胜他的郭芙哪是那么容易抓住,一不小心就被她溜到后面,郭芙抬起脚就将武修文踹到地上,骂道:“狗东西!”

骂完,郭芙就气哼哼地朝习武场走去。

武修文擦去嘴角的泥巴,叫道:“郭芙,晚上三更你不到果子林找我,我就将你和杨过的奸情说出去,让你以后都没有脸做人!”

“你爱说就说!”

郭芙叫道。

“看剑!”

娇喝一声,黄蓉就打掉郭芙手中的剑。

看着郭芙那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黄蓉就直摇头,笑道:“不知俺家的闺女在想什么呢?”

旁边正在教武氏兄弟练剑的郭靖可没有这么客气,一见郭芙轻易就被黄蓉解除束缚,他就举剑叫道:“芙儿,这里是习武场,若是在战场,你早就被金兵杀死了,根本不可能给你还击的机会,你娘已经保存了一大半的实力,你还如此的不济,以后怎么可能担当拯救国家的重任!”

在教导女儿方面,黄蓉和郭靖就是走两个极端,黄蓉十分的疼爱郭芙,很是宠她,郭靖就不一样了,都是习惯用森严的家风对待郭芙。处于叛逆期的郭芙可不喜欢郭靖的那种教育方式,这也导致了郭芙越来越蛮横。

“在想什么呢?”

黄蓉拉着郭芙的手问道。

郭芙想的当然是武修文发现了她和杨过的事情,如果武修文真的将这件事情公布出去,那她和杨过的名誉就如秋天的落叶,都不知道被风刮到哪里了。郭芙捡起地上的剑,说道:“娘,我没事,我们继续练剑吧。”

“还是让我和师姐对练吧,师娘休息一会儿,”

武修文笑着走了过来。

一看到武修文那副嘴脸,郭芙就恨不得将他剁掉,既然他自己过来找打,那郭芙保证是十分的乐意,正好没有宣泄的方式呢。

“嗯,也好,你们切磋,我和靖哥哥还要商量一些事情,”

说完,黄蓉就拉着郭靖的手走到一边休息。

“师姐,承让了,”

武修文躬身完就慢慢举起佩剑。

郭靖看着郭芙和武修文对打的模样,说道:“就目前状况而言,我还是比较赞成修文和芙儿在一起,过儿懂得东西还不多,要将他这块顽石打造成形,估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现在金兵正在囤积粮草,估计不久后就会进攻襄阳了,我们得尽快赶回去,不能再在这里逗留了。”

“我知道靖哥哥的意思,要不有空的时候我们把芙儿叫过来问一下她的意思?”

黄蓉建议道。

“嗯,可以的,那我们什么时候回襄阳?”

郭靖问道。

“我爹这两天还在石室里修炼,明天可以出关,后天就回去吧,我知道靖哥哥很担心襄阳的老百姓,”

黄蓉依在郭靖身上眯眼笑道。

“是啊,南宋一日不如一日,我能做的事情就是用一生的时间去守护它了,”

郭靖语重心长地说道。

“师姐,别动怒嘛,很容易长皱纹的,”

武修文避开郭芙的剑锋笑道。

“你给我闭嘴,再叫我就刺死你!”

郭芙冷眼而视,那眼神分明含有杀意,她不是为了自己着想,而是为了她的杨大哥着想,她的名誉不重要,杨过的名誉才是她考虑的重点。

乘着郭芙分神之际,武修文一跃而上,抢过郭芙手中的剑就将她推到数米之外,手抓住她的手假作僵持状,小声道:“你顽石如果不来的话,你和那臭小子的名誉就一败涂地了,师姐,给我操一下就可以了,你放心,我绝对是讲信用的人。”

郭芙举手就欲打武修文。

武修文忙说道:“你打下来,你有种就打下来,我打不死我,我就和你爹娘说!”

郭芙虽莽撞,但是这时候她还是很理智的,她停留在半空就停下来,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啊,我只是对师姐那白嫩嫩的奶子和长着一点毛的穴感兴趣,早上看你和杨过做的那个骚劲,哎呀,一想起来,我的小弟弟就翘起来了,就想操你了。”

郭芙握紧拳头就恨不得打死武修文,但是正如武修文所言,若她现在打不死武修文,那之际的一切都完蛋了。

“晚上三更见,怎么样?”

武修文追问道。

郭芙咬紧牙关,硬生生地答道:“就这一次,以后你就不能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

武修文松开郭芙的手,扬起笑脸,说道:“忘记和你说了,我已经告诉敦儒了,他说他很想干你的屁眼。”

郭芙睁大眼睛,扫眼坐在一边休息的武敦儒,分明看到他脸上邪邪的笑意。

郭芙颓然叹气,拿过武修文手中的剑,走到黄蓉面前,捂着额头,说道:“娘,我头疼,想早点回去。”

“哪里不舒服,需娘为你把脉吗?”

黄蓉拉着郭芙的手问道。

郭芙勉强地笑了下,说道:“就是头有点疼,可能昨晚遭凉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郭芙就往回走。

“记得催促过儿读书啊,”

黄蓉提高音调。

“杨大哥,”

郭芙喃喃了声。

看着走远的郭芙,武修文就阴阴一笑,对武敦儒说道,“晚上你真的打算开郭芙的屁眼吗?”

“前面已经被杨过插过了,我没什么兴趣,所以还是插后面算了,更紧更舒服啊,我们兄弟一个插前面,一个插后面,爽死她,让她以后都离不开我们,”

说着,武敦儒下面已经胀得生疼。

※※※※※※※※※李庭两腮鼓起,看着远处那颗巨石,一股股气浪自身体涌出传向四周,灰尘卷起,就像石入大海引起的波浪般。李庭双脚呈八字形,猛地一蹬地,整个人像导弹一样飞了出去,双掌打在石头上,轰隆一声,石头就化为粉末。李庭收起双掌,再次闭眼调节气息,调节完毕后他就睁开了眼睛,看着满地乱七八糟的碎石块,李庭显得很是得意,看来他的造诣已经可以和欧阳锋相媲美了,如果再和小龙女修炼玉女心经和九阴、九阳真经的话,那就会天下无敌了!

“双修,果然不同凡响,”

李庭感叹道。

修炼完毕,李庭又不想去看什么四书五经,所以他就一个人慢悠悠地朝海边走去,在S大学呆那么久,他还没有认认真真地看过什么大海,虽然桃花岛周围的海域都被烟雾迷饶,不能看得太远,不过这更增加了李庭的眺望欲。

来到海边,李庭找了一块光滑的大石头坐下,撑着下巴就开始发呆。望着远处那片似乎藏着无数秘密的迷雾,李庭的眼神就开始迷离。

在这里呆了将近一个时辰,李庭就觉得有点无聊了,脑子里冒出的都是郭芙那白皙的娇躯,想到郭芙,李庭的小弟弟又翘了起来,李庭拉下裤头,看着高昂着的小弟弟,小弟弟像是在和他示威一样。李庭抚摸着小弟弟,说道:“真不知道你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女人想要你的时候,你就是她们的宝贝;不要你的时候就骂你是垃圾,是丑东西,真是郁闷。男人呢,就想要那个洞,拥有的时候就怕阳.痿,没有的时候就看A,看不够还自己打手枪。”

李庭发牢骚完毕就往回走。

吃过午饭,李庭还是一个人留在家里,别人都去了习武场,吃饭的时候,郭芙那小妮子似乎理都不理他,就像来了大姨妈一样的。对于郭芙的突然转变,李庭是十分在意的,一个女人会转变得这么的快,那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发现了自己与别的女人有染,第二就是她自己与别的男人有染,第一种可能不存在,至于第二种……应该也不可能吧?岛中正常一点的男人就武修文和武敦儒,论样貌和技术,他绝对在这两人之上,郭芙不可能看上他们其中一个吧?

带着这种疑问,李庭就开始暗暗观察武氏兄弟。

吃过晚饭,李庭就想邀请郭芙到外面走走,顺便给小弟弟解渴,可郭芙立马拒绝,说什么很累,然后就回房间休息,只将李庭一个人晾在那里,这让李庭十分的郁闷。看来问题变得更加的严重了。

一到晚上,李庭都躺在床上辗转难眠,郭芙的突然转变让他的脑子都乱成了一团,躺了好久也没有睡过去,李庭只好披上衣服爬起来,独自一人走到外面去纳凉。

正在这时候,李庭听到了脚步声,细眼一看,竟然是郭芙!

这么晚了,郭芙还会去哪里呢?难道是去幽会?一想到自己要戴绿帽子,李庭的拳头就握得生紧,为了看到郭芙的幽会对象是谁,李庭就悄悄跟在了郭芙的后面。

推荐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