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龙战士传说 成名篇 09』

  
帕米拉平原位于风之大陆的东部,东西不足三百公里,南北不过六百公里。它东临大海,西接帝国的那古拉山口,北靠进入布鲁斯大陆的唯一入口死亡大三角。南面则紧挨着魔族统治的阿沙尼亚。这里是魔族,人类,兽人三族交接处,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所罗门要塞扼守在帕米拉平原进入阿拉西亚的唯一通路那古拉山口。它建于帝国181年,在修建所罗门要塞之前,魔兽联军曾于帝国173年从这里攻入阿拉西亚,并由此引发了著名的七年战争。痛定思痛之后,帝国决定在这儿修建巨型要塞,做为保护门户的一道大铁闸。
帝国耗费了无数人力物力,经历了数十年的苦心经营,方才建成这座坚固的要塞。要塞建成之后,百余年来,魔兽联军虽然数次来犯,但面对着坚城厚壁构成的所罗门要塞,全都铩羽而归。所罗门要塞也与魔族的斯罗特要塞,兽人的托布鲁克要塞一起被公认为大陆上的三大要塞。
由于三足鼎立,彼此互相顾忌,人类、魔族、兽人,三大种族谁也没有办法一口将这块大蛋糕吞入腹内。大家都只能将靠近自己边境的土地纳入控制之下,作为彼此间冲突的缓冲区,因而帕米拉平原大部分的土地都成为三不管的中立区。
三方势力虽然没有在这里驻扎军队,但却在这儿广布眼线,设立哨卡,用来防备敌方的突袭。
※※※※
帝国302年五月初,帝国设在帕米拉平原上东北端的一个秘密哨所,哨所位于一座高山上……
一天清晨,驻扎在哨所的士兵象往常一样起床升火做饭。
“咦,这是什么声音,好象有奇怪的声音……”他从溪边打来一盆水,一只手揉着惺松的眼皮,他是一个打了十几年仗的老兵,头发都有些花白了。
凭着多年的习惯,他立刻趴在地上,将耳朵紧贴着地面。
“亚侬,爬到上面看看!”
亚侬是个年青的小伙子,看样子是个新兵。依照习惯,这种秘密的预警哨所,驻扎的士兵人数为二人,按照一老兵一新兵的格局配制。
“好,我上去看看!”叫亚侬的年青士兵丢下刚刚拾来的柴火,迅速地爬到了望台的最顶端,举目眺望。
“东北方向,有一些奇怪的黑点……在移动,速度好快!”
“啊……还有些奇怪的闪光……”
“啊,闪光?这是兵刃的反光!该不会是兽人的狼骑兵吧?有多少?”老兵惊叫道。
“很长的一列,正在朝这儿逼近!……哇……好大的一片,最少有几千……不,是几万匹吧!”
“天上也有一大片金色的东西!”
“那是雷鸟!亚侬,赶快下来!点狼烟!敲警钟!兽人,兽人开始进攻了!”
帝国302年5月7日清晨,帕米拉平原上狼烟四起,警钟长鸣,不仅是靠近布鲁斯大陆的东北方,就连与魔族接壤的东南方也发出了警报声。
就在这一天,兽族军队三十万,魔族军队二十八万,分别从东北和东南两个方向同时向所罗门要塞发动攻击!
魔兽联军来势汹汹,而此时所罗门要塞的守军仅为十二万人。负责所罗门要塞防卫工作的赤甲龙科尔狄斯·比塞亚下令所有在外的人类军队退回要塞,他准备以所罗门要塞为屏障闭关坚守。
5月7日傍晚,人类在所罗门要塞外的所有根据地全部失陷。
5月8日,魔兽联军兵临城下,在距离所罗门要塞四十里远的地方扎下营来。从所罗门要塞上往下看,五十八万大军层层叠叠,延绵数十里,整个帕米拉平原的颜色都为之改变。
“终于来了!我等了你们一个冬季了!”
望着城下黑云压城的万马千军,科尔狄斯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对于魔兽联军的新春来犯,他已准备了一整个冬天了。自从去年奥拉皇帝远征阿沙尼亚开始,赤甲龙科尔狄斯·比塞亚就被任命为云莱、天野、格里高里这三个毗邻所罗门要塞省份的最高军事执政官,他是所罗门要塞的最高指挥官,不仅有权调动周边这三个省份的任何一支军队,亦可以对恨水河以东的其他六个省份下达任何军事命令。
这半年多来,帝国的国政都是由如月公主主持管理的,她和科尔狄斯一样,也认为魔兽联军会趁着帝国惨败实力大减的机会来犯,早早地就下令帝国境内各省必须无条件地支持所罗门要塞的防备工作。一整个冬季,所罗门要塞这台战争机器都在不停地运转着,加固要塞所需的人力,物资都得到了充足的供应,而要塞内驻扎的常备军也相应由八万人增至十二万。
不仅如此,趁着冬季农闲时机,与所罗门要塞相毗邻的云莱、天野、格里高里也早早地提前进入了战备状态。地方武装都已组织调度完毕,随时可以对要塞进行增援。如果有必要,要塞内的守军人数可以在四十天内增加一倍。
攻城,首先要令这座城市孤立,但所罗门要塞是建在连云山脉缺口处的一道铁闸,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得它根本不可能被孤立,要塞的背后是魔兽联军无法触及的帝国国土,魔兽联军只能攻击正面。一旦开战,补给、装备、生力军,可以源源不断地从帝国境内的其他省份调过来,不会受到丝毫的干扰与破坏。而所罗门要塞自身也是易守难攻,即使没有外部支援,纵使面对着百万大军,独力支撑二三个月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现在的所罗门要塞,已磨利了刀,烧热了水,就等着魔兽联军伸长了脖子过来送死!”
面对着下面滋生的自满情绪,科尔狄斯很严厉地警告他们:“即使对手是一只蚂蚁,我们也要用十成的精力去应付!更何况,这世上没有傻瓜会主动地把脖子送到铡刀前的。”
即便如此,科尔狄斯仍然不敢大意轻敌,从魔兽联军兵临城下那天起,他就日夜不停地巡视城防,检查有可能疏漏的地方。科尔狄斯或许不算什么名将,但也绝对不是个庸才,在战场上几十年来的摸爬滚打养成了他做事稳重细心的性格。至于他的部下……
银翼龙乔西·哈尔格特一年前就跟随他来到所罗门要塞,哈尔格特家族历来家教严厉,品行端正,处事公正无私而备受人们尊敬,乔西也继承了先祖们的美德。
罗兰德与拉法重返帝国之后,这两人就主动要求到所罗门要塞来协助科尔狄斯。罗兰德把握大局的能力极强,而拉法为人谦和,他们都不是那种喜欢争权夺利的人。
科尔狄斯身为第七代龙战士中仅存的三人之一,在军队中威望极高,乔西等人亦对他极为尊重。而从性格上来讲,科尔狄斯和手下的三员得力大将都是那种善忍好守,处事沉稳的人,让他们防守要塞正是再合适不过了。
从上到下的重视,固若金汤的城墙,士气高昂的守军,源源不断的后勤补给,天时,地利,人和,所有对战争有利的因素都站在了人类这一边。
只要不冒然出击,这场战争对人类来说,似乎已到了想输都难的地步了。
但事实正如科尔狄斯所说,没有人会明知眼前是块钉板,却还傻乎乎硬用头往上撞的。
兵临城下之后,魔兽联军就一直按兵不动,一连三天都没有对严阵以待的要塞发动攻击。
几十万大军,就这么一动不动地驻扎在要塞外,静静地等待着。
一天过去了,他们没有动静。
三天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
七天过去了,魔兽联军还是不动!
本该是全力进攻的入侵者却比剑拔弩张的防守者更有耐性。他们象蜘蛛一样地趴在要塞外,眼里流露着野兽的凶光,死死盯着要塞的高墙厚壁,仿佛就这样盯着,坚固的城墙会自动倒塌……
东线无战事!
整整七天,双方的军队隔着一道厚墙以及四十里的开阔地,就这么一直对峙着,对峙着,一动不动……
第八天,就在魔兽联军的中军帐里,魔兽两军的最高代表,斯罗皇帝与汉斯王子同坐在一张桌子前,他们俩的面色很不好看,看得出两人的心里都非常地焦躁。
“那东西,到底可靠吗?”青牙龙斯罗终于忍不住了,二十八万大军,一人一天一斤粮食,二十八万人就是二十八万斤,在要塞下多呆一天,就多消耗一天的粮食。
“你放心,那东西很可靠,这几百年百试百灵,从未错过!”汉斯自信地点了点头,但额角上也渗出了一滴冷汗。
“卡尤拉,等攻下风都之后,你可就要做我的王妃了。”汉斯故做轻松地对卡尤拉说道。
“哼!”卡尤拉没有看他,轻哼了一句。
对于未婚妻的冷漠,汉斯不置可否,他把目光投向中军帐的一角。
角落里有一个人,蜷缩在帐内最昏暗的地方打着盹。虽然身体缩成一团,但他的身上却散发着一股沉重之极的压迫感,令得众人气息不顺。
胆敢在庄严的中军帐里睡觉,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啊!”那人舒了个懒腰,他的身材非常的高大魁梧。
“迪斯叔叔……”汉斯很尊敬地称呼他道。
“它来了,我感觉到了。”他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就在这一刻,摆在桌子上的酒杯突然震动了起来,杯中的酒全都溅了出来。
※※※※
“所罗门要塞遭受攻击!”
“魔兽联军来犯!总兵力在五十万以上!”
当风都城接到这一消息时已是七天以后的事,这一消息也等于向我宣告:我平静的生活就此完蛋大吉。
“达秀,又要打仗了吗?”当奥维马斯带着皇帝的命令接我入宫时,希拉诸女显得非常的平静,毕竟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是的!”我点了点头,任由诸女替我穿上尘封了半年的军服,对于这一次出征,我和她们一样,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见过皇帝后,就快点回来,我们等你!”
她们送我登上皇帝派来接我的马车,一一吻别之后,目送我离去。
“奥维马斯,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登上马车后,我立刻在第一时间询问奥维马斯现在的局势。
“魔族二十八万,斯罗皇帝御驾亲征,兽人三十万,领军的是阿汗王子!”奥维马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升官令他再次脱胎换骨。
“斯罗?”提到这个间接害死安达的凶手,我的心抽动了一下,
“都是老朋友了!其他的人呢?”
“兽人族的第一勇士,迪斯·比蒙,他也来了。”
“杀死父亲的比蒙王?嗬,来的人还真不不少!奥维马斯,敌人军队的战斗力怎么样?”从见到奥维马斯的那一刻起,我又重新做回了过去那个冷血无情的将军。
“据前方报告,兽人这次带来了他们的王牌主力之一,比蒙王的精锐部队,数量多达三百头的比蒙巨兽兵团!魔族方面,最精锐的部队则是卡那罗·努米尔的三万格鲁巴骑兵团,此人极擅骑兵作战,享有‘古格拉雄鹰’的美誉!”
“古格拉雄鹰?奥维马斯,当年就是他与比蒙王联手在巨石堡下重创黑龙骑士团的吧?”我所说的自然是指令父亲战死沙场的那一战。
“不错!那时我只是一个千夫长,时间已过了好几年了!”奥维马斯微微点了点头,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
就在我俩纵论形势的过程中,马车将我们载到了皇宫。奥维马斯现在的官位只比我低半级,加上子爵的份,有资格陪我一起面见皇帝,而虎特的身份还差了一点。
进入议事厅,我明显地感觉到了空气中严肃紧张的气息。看到我进来,希美亚公爵赞许地朝我点了点头,至于坐在皇帝身边的如月公主,虽然她只是飞快地扫了我一眼,但却从她眼神霎那间的变化中感觉到:如月对我现在的状况很满意。
而这里的主角,象鸵鸟般躲了众臣一个冬季的奥拉·法比尔皇帝,他还是象上次那样坐在高高的龙座上看着我。
他的身体依然健康,他的力量依然强大,他依然还是皇帝,但是他的精神……
他现在的精神,已不是一年前的他,更不是年青时那个豪气四溢的他。
现在的他,就象是一只被割掉尾巴的病猫,歪歪斜斜地靠在龙椅上,好死不如赖活地等着日薄西山的那一刻。
由于半年前头脑发热的那场战争,他不仅输掉了威严与民心,更输掉了自信,一个皇者应有的自信。
我对皇帝的厌恶程度不下于他的“男人”,但出于礼节还是被迫给他下跪行礼。
“秀耐达伯爵,你终于来了!”这只被逼着走上前台的病猫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小了许多。
“从现在起,我任命你为中央军主帅,统领黑龙骑士团,碧龙骑士团两大军团,五天后立即出发赶往所罗门要塞增援!”
“什么?”皇帝的命令是我始料未及的,竟要我统率两个军团近十万人的军队?这未免太荒唐了吧?我才二十一岁,是一个只打过一场战争的新人啊!
我正想出言恳求皇帝另请高明,龙椅上的皇帝却在这时站起身来。
“琳,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了!”他伸了一个懒腰,看也不看众大臣目瞪口呆的表情,就这么牵着他“情夫”的手,离开了议事厅。
望着父亲与他的情人“携手”而去的情景,如月就象一个久经考验的政治家,波澜不惊的表情把心中的一切感受全面地隐藏了起来,她从座位上站起来大声宣布道:“现在,这里的一切由我主持!”
※※※※
帝国原来对这场战争早有准备:早在两个月前,如月就命人做好了一份如何增援所罗门要塞的计划表。物资如何调配,军队如何调动,人员如何分配,全部都事先计划并准备好了。就连任命我为中央军主帅也是早就定下的——所以那天她才会找我决斗,就是为了刺激我,提醒我别过度荒废了武功,可谓用心良苦。
虽然这次是魔兽联军主攻,但人类来说却是有准备的战争。
“帝国的希望,我的希望,现在就全靠如月了,希望她的父亲早点升天吧!”我对如月的印象正逐渐地向好的一面转变。
由于一切都事先猜到并计划好了,这次会议的目的其实只是在讨论如何实施这份计划表。
尽管有所罗门要塞的坚城厚壁做屏障,但帝国现在的形势依然不容乐观。帝国军队中最精锐的七大主力经历了阿沙尼亚的惨败而损失惨重,现在完整无缺的也只剩下海龙骑士团与银龙骑士团。
帝国这次其实是两线作战,东线战争爆发的同时,在西线,紫电龙赫克托尔率领十万大军兵压迎风峡。而与他对阵的迪卡尼奥的钢龙骑士团与缪斯的炎龙骑士团在神龙战争中元气大伤,实力骤减,不足以和其相抗,为此帝国被迫将海龙骑士团增援到西线,这样三个军团加在一起,总算维持住了西线的局面,双方陷入僵持。
而银龙骑士团在战争爆发前就被调到东线负责守卫所罗门要塞。半年前战败回国之后,趁着冬歇时机,损失惨重的皇龙、黑龙、钢龙、炎龙,这四大军团都从地方上抽调新兵,补充损失的兵员。在数量上四大军团的兵力都恢复了,但补充的士兵几乎都是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新人,实力大打折扣。
而碧龙骑士团虽然只损失了一个兵团,但必须抽出一万人的兵力防守凤鸣关,能自由调动的也只有半个军团的人数,不足的部分是借着冬休期临时从各地上抽调过来的地方军,这些地方军战斗力比正规军来自然要差了一个档次。
对人类来说,这场战争的关键就是所罗门要塞,只要所罗门要塞不失守,魔兽联军空有百万大军亦无可奈何。开会的时候,我注意到如月的眼睛是金色的,从眼前的情形看来,她马上就要开始龙战士的第四次褪变了。
军事会议一直商谈到了下午,我的午饭也是在皇宫吃的。散会之后,我正准备离去,却被如月公主叫住了。
“达克,这次这件事……”如月公主走到我面前,小声地对我说道。
“这一天,我早猜到了,这是我的责任啊!只要战争结束时,不要再来烦我就行!”我洒脱地一笑,两手往外一摊,摆出不在意的姿态。
“我快要开始第四次褪变了,等我完成了第四次褪变,我也会亲自去所罗门要塞!一切就拜托你了!”她边说边向我伸出右手,做出友好的表示。
“公主的内心,其实是很渴望与人交往的。”希拉的话又在我的耳边,我想了一下,终于决定放弃心中与如月对立的情绪,也伸右手握住了如月的手掌。
“我会尽全力的!公主放心好了。”如月的手掌又热又软,握着她的手,感受着皮肤接触传来的热量,我的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充满了说不出来的味道。
“公主并非不可理喻,其实她还是很漂亮的……”
“如果小时候我肯放下成见的话……”
“如果以前我不是有意处处与她作对的话……”
“如果我能象拉法般对她忍让包容的话……”
“那我们现在不但会是好朋友,而且关系也一定非同一般……”
我突然为自己心头涌起的荒谬想法感到好笑,如果我真的象拉法那样做了如月的未婚夫,那才惨呢——当了公主的未婚夫,自然不能在外面沾花惹草,要恪守好男人的本份,否则的话就小命不保。就算是争执吵架,凭着公主的绝世身手,我不被她打破头才怪?
“嘿嘿……我想到哪儿去了,幸好不是,万幸,万幸……”
我握着如月的手,怪笑,傻笑的表情不时地流露出来,惹得公主俏脸一红,她抽出手来。
“我今晚就要开始褪变了,我要先去做好准备,多多保重吧,达秀!祝你大捷而归!”
如月祝福了我一句,在几位幻像骑士的簇拥下离去。龙战士褪变的时候,要进入长长的休眠期,这是他们身体最脆弱的时刻,如月现在的出入都有专人保护。
和如月的关系改善,我心情大悦,正准备回家去,却被希美亚公爵拉住。他对我说的无非又是一番鼓励,物资上的供应包我放心之类的话
第二天一大早,我跟着奥维马斯一起到城外巡视军队。经过一个冬季的休整,黑龙骑士团的兵力已恢复至五万人。加上碧龙骑士团的五万人,这就是我现在手中全部的兵力。
我这次虽然名为主帅,实际上我的责权说穿了就是一个运兵大队长,按计划,我先率黑龙骑士团的人马在离风都城十五里的尼布兰渡口上船顺恨水河东行,三天后在恨水河拐角处的加里斯市下船。在那儿与从邻近省份调过来的碧龙骑士团会合(碧龙骑士团的驻地和黑龙骑士团不在同一个地方)。
两军汇合之后,十万大军再向东南行军二十天到达所罗门要塞,皇帝只给了我二十三天的行军期。这次行军的路线也是早就在地图上画好的,我必须按图行军,不得有变。
等我把这十万人带到所罗门要塞,我的这个主帅也要被打回原形,我要听命于科尔狄斯·比塞亚执政官的指挥,重新做回我的黑龙骑士团军团长。
在战争发生之前,如月把一切都计划好了,执行命令的我就象是被人操纵的傀儡。波尔多为此稍有怨言,我却非常的满意。
“波尔多,我做事的习惯,就象炒菜一样!”
“什么意思?”
“在做菜之前,我会把菜洗净、切好、放好;然后把锅也刷干净,油盐酱醋该放多少,也事先都计算好……到了下锅的时候,把所有的东西往锅里一扔,火一点,叭啦叭啦!”我挥手做了个炒菜的动作,“嘿,一切就做好了!”
“哈哈哈!”波尔多捧腹大笑,“老大,你是不是开饭店太久了,职业病又犯了?”
“就是这样的,波尔多,我讨厌打没准备,没把握的仗!不管怎么说,这次如月做得很好,什么都准备齐全了,我想这一仗应当不会打得太辛苦吧!”



推荐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