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龙战士传说 青年篇 16』

  经过两个小时的商议,我们拟出了一个初步的突围计划。对伤兵使用赤血术,放弃重伤员这两个问题再一次地被提了出来,虽然很无奈,大家都不愿意这么做,但最后还是通过了。
为了防止有意外发生,莫里斯老将会后被软禁了起来,由拉兹派人看管着。把这位老将宰了以绝后患是个很诱人的想法,但此法绝行不通,且不说将来能否过皇帝这一关,就算是现在也会令刚刚投过来的第八军团将领们产生异心。
我们把三个军系的部队重新整合,黑龙骑士团的四个步兵团的残兵败将整成两个兵团,与第八军团和罗兰德的部队组成四个步兵团。原来的参军白兰度被我暂时调为军务长,用来协调三个军系之间的关系。而三个军团的骑兵全部集中起来,归虎特统一指挥调动。
“呜,总算结束了!原来打仗是这么复杂的一件事!”会议完了之后,波尔多捂着有点发昏的脑袋感叹道。
“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最幸福啊!”虎特叹道。
“这次行动太仓促了,许多细节的地方我们都来不及考虑。”奥维马斯说道,“比如说……”
“还想啊?”波尔多苦着脸叫唤着。
“没办法,谁叫我想得特别多!”奥维马斯白了他一眼,“比如说突围后我们的粮草补给问题;敌人第九军团的援军会在何时赶到战场;几万人拥向被打开的缺口时部队军心涣散,无心恋战,士气下降,这时我们该如何处理;我们被敌人咬尾攻击时该怎么做?”
“天……这么复杂?”波尔多惊呼道。
“当然了,你当打仗是在玩游戏啊。”奥维马斯不满地训道。
“你说的这些都不是小事,会影响到大局。不过我们现在是在和时间赛跑,三军合一,部队的整合调度,对伤兵的处理,几个兵团间的配合作战,这些问题都要花费时间去处理,可是我们现在只有不到三个小时的准备时间!”罗兰德同意道。
“说得没错,我们不能再在开会上浪费更多的时间,突围战必须在天黑前开始,越早越好!大家先分头回去把伤兵和部队整合的事处理好。”我停了下来,看了正准备散会的诸人一眼,
“当然,大家做事的时候,脑子里也要多想想刚才奥维马斯提出来的问题。一个半小时后我们在这儿会面。”
“秀耐达伯爵!你要把我们一个人分成两个人来用吗!”罗兰德苦笑说道。
“没办法,补给,伤员,敌人的情况,我方的状况,什么都要考虑,我现在恨不得一个人能分成十几个人来用!我的脑子根本就忙不过来!”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战争是整个国家的战争”这句话的含义了,这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让我非常的难受。
“好了,快去干活,别磨蹭了。”自始至终从未发表过意见的比利亚叔叔催促道。
“我做得怎么样?”当所有的人都离开的时候,我问比利亚叔叔。
“很不错,已有点统帅的样子了,不过你现在还要去做一件事,很重要的一件事。”
“什么事?”
“去面对自己,战胜自己!”
“战胜自己?”
“对伤兵使用赤血术,抛弃重伤员这个命令马上就要被颁下了,你说安达听到这个命令后她会怎么做呢?”比利亚叔叔认真地对我说道,他的眼中掠过一道让人不寒而栗的闪光。
我哑口无言。
“人最难打败的对手就是自己,你还不够成熟,基斯的儿子,秀耐达伯爵!”看到我半天说不出话的样子,比利亚叔叔悠悠地说道。达克,秀耐达伯爵,基斯的儿子,比利亚叔叔对我的称呼在一天内换了三种。
“你还需要更多的磨练,秀耐达将军!”比利亚叔叔用上了第四种称谓来叫我。
※※※※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知道用了赤血术的后果吗。”当我来到摆放伤兵的营地的时候,首先听到的就是安达与人激烈的争吵声。以安达为首的回复系的白魔法师们正和奥维马斯带来的黑魔法师们对峙着。四周围着一大群观看的士兵,大多是手脚缠着绷带的伤员。
我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我却不敢挤入人群中去面对安达,只能悄悄地躲在一边。我对安达心中有愧,我提出对伤兵使用赤血术,理由是为了突围,其实更多地是为了安达。
“这是上头的命令!”奥维马斯不冷不热地说道,他现在的表情就像是一个刻板地按照上级命令行事的木偶人。
“他们可以选择不用赤血术的。”奥维马斯平静地说道。“我不会逼他们的,他们可以自己决定,或用赤血术走,或者留下来。”
“你这不是在逼他们吗?你禁止我们用回复魔法为伤兵疗伤,同时却又下令抛弃不能自由行动的伤员,这不是在逼他们是什么?”安达毫不退缩地反问道,她的声音有点哑,声调却很高,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安达用这种口气和人说话。希拉就站在她的身边,她们与一大群以女性为主的白魔法师一起,和奥维马斯带来的要对重伤员施用赤血术的男性为主的黑魔法师对峙着。在安达的背后,是躺了一地,排得密密麻麻的一大片伤兵。
新人类的力量发展到现在,“男女有别”的差异也渐渐地显示出来。男性出于自身好斗的天性,他们在修炼魔法时,多半偏向于攻击型的黑魔法,而女性则相反,所以军队的白魔法师几乎都是女性,而黑魔法师差不多都是男性。
对于安达的指责,奥维马斯沉默了许久,他的两眼死死地盯着安达,目光一变再变。
这家伙想干什么?看到奥维马斯的样子,我开始担心安达的安危来,这只壁虎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就在我正准备插手这件事的时候,只听“叭嗒!”一声,奥维马斯做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举动──他抬起右手,以极其认真庄重的姿态,向安达行了一个军礼。
众皆愕然。
“路易斯小姐!我向你致敬!”奥维马斯说道,“这几个月来你一直不辞辛劳为这些伤兵疗伤,甚至不惜牺牲自己宝贵的生命力运用生命魔法,我为你的行为向你致敬!”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的那几百名黑魔法师也一起抬起了右手。原本带着火药味的对峙立刻变成了另外一种气氛古怪的场面──那个场面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群恶魔突然良心发现,哭泣着向一个天使表示忏悔要求接受洗礼。
在那一刻,我突然明白这家伙想做什么事了。他想利用伤兵们对安达的尊敬,让伤兵们主动提出要求使用赤血术!
“你……”安达望着奥维马斯,似乎想说些什么,突然安达的身子摇了两下,她一手捂着头,两眼一翻,身子一软,竟昏了过去。
“姐姐!”站在安达身边的希拉急忙一把抱住安达,在外围偷窥的我连忙推开众人,挤了进去。
“安达!”我从希拉怀中抱起安达,拼命地呼喊着他的名字。我发现安达面如白纸,面色比我中午看见她时还要差。我把龙气注入安达体内探索她身体的情况,发现安达非常的虚弱。
“我走了后她是不是又用了生命魔法了?”我抱着安达体向身后的伤兵狂吼道,我很愤怒,甚至有些失去了控制力,我大声吼叫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受伤的狮子。
没有人回答我,所有的伤员都低下了头,他们都害怕我如刀的目光。
“下午为了救一个快死的重伤员……”希拉小声地说道。
“你……”我正想怒斥希拉两句,问她为什么不阻止安达,却发现希拉的面色也比中午时要差了许多。
“你也用了生命魔法?”我一把抓住了希拉的手,目光扫过其它的治疗法师,发现她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过度使用魔法的痕迹。
“这个该死的战争!”我又气又怒,真想拔剑砍人,却发现不知该找谁才好,唯有发泄似地一拳击在身边的土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你们不觉得可耻吗?”奥维马斯走到我跟前,一手指着我怀里的安达,大声地对所有的伤兵说道,“堂堂的七尺男儿汉,竟要靠女人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救你们,你们不觉得可耻吗?”
他停了一下,狠狠地瞪了在场所有的伤兵一眼,跺了跺脚,大声地骂了一句,“懦夫!”
他朝地上啐了一口,转身气呼呼地离去。
“对我用赤血术吧!”
“不能让路易斯小姐再为我们牺牲了。”
“来吧!”
四周响起了伤员们主动要求施用赤血术的呼声。



推荐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