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龙战士传说 32』

  
第三十二章 父亲的遗产


手持着狼牙棒的刀疤男,大棒一挥,拦腰向我扫来,与此同时,他身边站着的那个脸色白得象僵尸似的无常鬼,也舞动着手中的大枪向我刺来。
正在此时,一个身穿蓝衫的少女出现在他们的身后,正朝我这个方位走来,她是希拉学校的同学,名叫飞羽,过去,我因为希拉的关系,倒是曾和她见过几面。
“飞羽!接着希拉!”
我将怀中动弹不得的希拉高高地抛起,越过两人的头顶,向飞羽落去,与此同时,逆鳞再度出手,我必须全力阻止这两个家伙。
“如梦!”
如梦这一招是守招,使出来时,会在对手的身体四周布下一重剑网,封死对方所有的进攻路线。
逆鳞在我的手中幻出无数的剑影,有如雾一般地将两人包住,兵器交击的响声不断传来,交手中的我们三人几乎是不分先后地发出闷哼声,最后再是一声暴喝,他们从我的剑影从脱身而出。
在刚才的火并中,我们三人都受了点小伤,刀疤男的左臂被我砍了一剑,但只是割破了点皮,而那个白脸的无常鬼的脸上多了一道剑痕,鲜血汩汩流出,使得本就难看的他更加面目可憎。而我的胸口被对方的狼牙棒轻轻地擦了一下,幸好暗黑龙之铠发挥了作用,仅仅划了几道小小的伤口,渗出了一点点的鲜血。
希拉的身体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在空中不断翻转着,落下来的时候,包裹在她身上的披风松开,露出了美妙绝伦的身体,看得边上的路人的眼都绿了,许多人都没发现场上另外的三人刚刚进行了一场生死搏斗。
我以最快的速度闪到刚刚接住希拉的飞羽身边,这时,我的四周已被他们团团围住。
※※※
我走不了了,如果我要单独逃走的话,这八个家伙绝对拦不住我,可是我不能丢下希拉和飞羽不管。
“让她们走,我留下陪你们玩。”我说。
“你以为我们会答应吗?基斯的儿子!”刀疤男恶狠狠地看着我。
我看了一眼形势,对手有八个人,十二只眼睛,少了四只,因为有四个人是独眼龙,一起都恶狠狠地盯着我,恨不得将我剥皮拆骨煮了吃。
“基斯的儿子?”
他们叫我老爸的名字,难道他们和我老爸有仇?
对了,十字形的刀疤?
这么多的独眼龙?
好熟悉啊,好象在哪儿见过。
我盯着少了只眼睛的四个人,一段往事从尘封了的记忆中回流出来,我一下子就想到他们是谁了。
“原来是你,狮狂班迪,你居然还敢到风都来!”我冷哼道。
“真想不到,基斯的儿子,居然还记得我过去的名字和外号。”
刀疤汉对于我能叫出他的名字,也不禁一愣,狮狂是他的外号,班迪是他的名字,只是,这些都是数十年前的往事了。
我当然认得这家伙,因为他脸上的疤,就是父亲给他留下的永生难忘的纪念。
“真有趣啊,就好象是历史重演一般,想当年你们四十三大盗,因为一个女人而惹来了杀身之祸,想不到二十多年后,又是为了个女人,你们又要再次自找死路!”我嘲弄着说道。
“历史是会重演的,只不过这回双方的角色要换个位置了!”我的话勾起了刀疤男心中的隐痛,他几乎是一字一字地将话从牙缝中挤出来。
※※※※
我的父亲,基斯·秀耐达,一直是班迪和他周围这四个独眼龙心中的噩梦。
班迪是鲁亚基身边的贴身侍卫,他是四年前才来到鲁亚基身边的,他现有九个狐朋狗友,是鲁亚基最信任的人,他们在风都被称为风都十虎。平日里狗仗人势,无恶不作,谁都拿他们没有办法。
班迪的左眼是个空洞,那是二十多年前被人硬生生地给挖掉了,在过去整整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不敢踏进风都半步,因为他怕一个人。
二十多年前的他,身边可不光有九个兄弟,而是有四十二个人,号称四十三大盗,在风都附近小有名气。有一天,一个好色的兄弟抢了一个绝色的美女回来,几十条淫虫都被她的美丽给惊呆了。
那个女孩实在是太漂亮了,虽然他们奸淫妇女无数,却从没见过如此出色的美女,听说她还是风都第一美女。
“老大,我到现在还是个处男,应该让我先上了她!”最小的第四十三兄弟说。
“放屁,你的处男身早在去年就被窑子里的那只烧鸡给破了,还敢无耻地说出这种话!”谎言才刚说出口,就被人给戳穿了。
“该让我先来上,我都快三十了,到现在还没有个儿子呢!”有个家伙喊道。
“你妈的,昨天那个喊你爹的野种是谁?”有人怒吼道。
“老大,美女配俊男,我长得最帅,该让我先上!”有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说道。
“呸,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个熊样,什么东西啊!”此语一出,立刻引来漫天的攻击。
人类灵魂丑恶的一面在这里暴露无遗。
“该我来!”
“该我来上,我来开苞!”
为了抢这个美女,几十个亲如手足的结拜兄弟就差没动起手来,做为老大,班迪也有些罩不住了,也难怪,这个美女实在是太漂亮了,他自己也想一人占为已有,好独自享受,
对于自己将要面临的悲惨的命运,那个被抢来的少女一点也不害怕,反而笑眯眯地看着一干人狗咬狗。
“你不怕吗?”班迪问道。
“怕?”
“我为什么要怕?我的他,很快就会来救我的,而你们,由于做恶多端,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少女说,“而且,我感觉到,他已经来了,而且很生气。”少女说着闭上了眼睛。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巨响,门破了个人形的大洞,象天使一样美丽的他,穿着黑色的披风,背后生着巨大的黑色的肉翼,象幽灵一样地出现在门口。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个女孩就已在他的怀里了。
“该怎么处置他们。”他问少女。
“这些坏蛋早就该下地狱了。”
少女的一句话决定了班迪一伙人的命运。
“好!”黑衣男子说着温柔地在少女的脸上吻了一口,接着就用传送魔法送走了她,然后,他就挥舞起手中那柄黑色狭长的宝剑。
第一个死的是四十三个兄弟中身体最强壮的那个肌肉男,他力气最大,也最鲁莽。
“铁拳爆裂!”
他挥动着自己变身后有如刀子般锋利的爪子向对方的胸口抓去。
他的化身是熊人,他对自己的力量极为自信,这个美女是他抢回来的,可是却被人救了,他非常地愤怒,现在他要把怒气发在这个不知从哪里来坏他好事的人身上。
他的速度极快,力量也极强,可惜他的对手比他更快,更强。
因为他的对手是龙战士,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战士。
他躲过了他的攻击,用同样的方法,同样的力量,同样的位置。在他的胸口开了个大大的天窗。
接下来的事,对于班迪还有他的四十二个兄弟来说,根本就是场噩梦,以至于数十年后,每一次做梦,他都要想起那个俊美得象天使,出手却凶狠得象恶魔的男子。每一次想起他来,他就浑身直冒冷汗,从梦中大叫着醒来。
男子手中的长剑不断地挥舞着,在他面前,生命就象草芥一样的脆弱,四十三个拥有变身力量的新人类联手,只不过在他手下走了不过了数百招,一个个象蚂蚁一样地在他的剑下化为粉末,最后只剩下七个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人。
“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此时的班迪,早已被屠杀吓破了胆,和他的兄弟吓得开始求饶,但他并不想放他们。
“放了你们,只会让更多的女孩受害!”
他的脸上一点怜惜的表情都没有。
但他到底没有杀他们,因为这时,一个穿着很邋遢的青年从破了的门洞走了进来,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话,他的脸上显过惊讶的神情,那是种夹着喜悦的表情,他放过了他们。
不过他们全被他给阉了,每人还挖去一只眼睛。
那个男人的名字就叫基斯·秀耐达,暗黑龙的龙战士,我的父亲。
救他们的青年叫西斯菲尔德,是个星术师,我的义父。
至于被抢的女孩子,她后来嫁给了他,并为他生下了下一代的龙战士,他的儿子就是我。
※※※
拥有父亲几乎全部的记忆的我,自然也知道当时发生的这一切。
父债子还,四个活下来的独眼龙,现在当然也不会放过我了。
“老大,他杀了老四和老九!”变身为雷精灵,手持着嵌着龙牙的黄金魔法杖的那个黑魔法师说。
“你放心好了,我会把这个臭小子碎尸万段的!”
脸上刚被我破了相的白面无常鬼用他那只独眼死死地盯着我,恨不能食吾肉,寝吾皮。
形势对我是极为不利的,希拉现在动弹不得,飞羽虽是朱雀学院的优秀的学生,却远不是这些绝顶高手的对手,而我又要分心保护她们,这一仗不打也是知道结果会如何。
“如果我存心要逃走的话,你们绝对拦不住我的。”我努力地调节自己的语气,以免把自己心中的惧意从说话的口气中暴露出来。
“你怕了吗?基斯的儿子。你是决不会扔下她们不管的。”班迪冷冷地对我说,他们又被阉又瞎,实在是恨透了我父亲,也恨透了我。
“你说得对,我确实是怕了。”我说,”如果你答应放她们走,我将留下来和你们玩到底!”
在那一瞬间,我有了个主意,也许是个馊主意,可我还是决定用它,因为我已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谈条件!”狮狂恶狠狠对我说,几乎咬碎一口的钢牙。
“就凭我是龙战士!”我说。
“这算什么,你现在最多只拥有龙战士第二次褪变的力量,凭什么和我们八个人打。”
“凭什么?就凭这个!”我冷笑一声,手一抖,猛地将逆鳞放在了飞羽的脖子上,飞羽愣住了,惊讶地看着我。
“凭我单打独斗的武功都比你们高,凭我是潜力无穷的龙战士!”我瞪圆了眼珠说道。”如果你们不答应的话,我就先一剑杀了她们,然后全力逃走!你们绝对拦不住我!”
“那又怎么样?”班迪喝问道。
“那么从现在开始,你们每天都要小心我的追杀和报复。我是龙战士,力量增加得比谁都快。不要忘记了,以我现在的力量,单打独斗你们已远不是我的对手,而几年之后你们就更不是了。”
“哼,你下得了手吗?”班迪阴森森地说。
“为什么下不了手?如果你们不答应的话,她们一定会落在你们手中,那她们下场将是生不如死,还不如我一剑将她们全杀了来得痛快。”我淡淡地说道,表情之冷漠,连我自己也感到心惊。
“但那样的话你们最好希望自己将来不要被我活捉,不要有亲人,我会用最残忍的手段将你们一一地虐杀,包括你们的亲人在内,听着,是最残忍的手段!如违此誓,我天诛地灭,永不超生!”
我举起右手,立下了这么一个毒誓,身边的飞羽一脸愕然,想不到我竟会这么说。
“你在吓我们吗?”班迪也有点声色俱厉了。
“吓你们也好,我怕了也好,你到底答不答应。”我恶狠狠地问道,无辜卷入这场纷争的飞羽是一脸地茫然,不知所措地望着和班迪同样是声色俱厉的我。
他们一定会答应的,千万要答应啊。我忍不住捏紧了手中的逆鳞。
风都十虎中的那几个没有瞎眼的家伙,因为我的话,却全都动了容颜,毕竟要是惹了龙战士做仇家,都将是很可怕的一件事。龙战士在帝国有着超然的地位,就算是他们全家都被我毫无理由地杀个精光,皇帝也不会拿我治罪的。
“班迪,我知道你很想杀我以报当年的一箭之仇,你别忘记了,现在大家都知道我是暗黑龙的传人,我很快就会被皇帝封为伯爵了,到时候你们可就再也没有机会杀我了。今天,你们倒是可以打着为主子护院的旗号,名正言顺地杀死我,如果你们有这个本事的话。”
我是要他们知道,这已是他们最后的复仇机会了,过了这村可就没了这店了。
事实上,我内心也很怕,要是他们不答应我的要求的话,我也不知自己是否能真的狠得下心来杀死希拉。
围着我的八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班迪又和那个白脸的无常鬼低声交谈了两句,最后同意了我的要求。
我则以历代祖先的名义,立了个誓言,表示绝不会临阵退缩,中途逃走,我们的战斗将至死方休。
飞羽的脸色有点儿苍白,刚才她从鬼门关上走了一着。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跑得越远越好!别理我!”
我一掌打在她身上,暗黑龙的龙劲送出,将她高高地抛起,以飞羽的力量,这样做决不会伤了她。
这个女孩看来还不算太笨,看见眼前的情景,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她在空中变身为狼人,落地后飞也似地跑了,倒是省却了我不少的心思。
飞羽带着希拉逐渐地远去,我望着把我围住的八个人,心中暗暗叫苦。
“不能逃走,以一敌八,天!”
我冷汗直流,忍不住又在心中暗暗大骂老爸做事不干不净,难道不知道除恶务尽的道理吗?竟只是因为义父的一句胡说八道的话而放过了这群混蛋,害得我现在要为他擦屁股。
我的那个变态义父对他说的话竟是:“这七个人虽是微不足道,却影响着你儿子将来的命运,如果你放过他们,你的儿子一定能战胜那个诅咒!”
可是当时我还没有出生啊,想不到因为这个卖狗皮膏药的星见的一句话,给我惹来了这么多的大便。
眼前的八个对手,全是可以变身的新人类,有二个黑魔法师,一个白魔法师,一个精灵弓箭手,外加三个强力的剑士,一个魔法剑士,这样的配制,互补不足,可谓是梦幻组合,八个人可以发挥出十六个人以上的威力。
当年父亲对付他们时,他已完成了龙战士的五次变身,当时的四十三大盗,也远没有现在这八个人那么可怕,而现在的我,只达到了龙战士变身的第二个阶段而已。
这一战,我是半点胜算都没有。
我很想杀出重围落荒而逃,以我的武艺,如果要逃走的话他们肯定拦不住我。
可是我不能这么做,虽然我很想这么做。
誓言对于我这个被神所诅咒的人并不起多大的作用,可是我现在正站在神龙广场的正中央,左边是七位龙战士的雕像,右边是十贤者的石像,背后是七层高的龙战士纪念塔,前面是龙战士纪念碑,这些含有“伟大的象征意义”的历史遗物,就象是无形的锁扣,紧紧地锁住了我。
作为暗黑龙的第八代传人,我不能不顾及到龙战士的名誉,帝国最强的龙战士如果不战而逃的话,那会是个大笑话的。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这是在老掉牙的骑士小说中常说的对白,过去我总以为是笑话,现在终于体会到它的真正含意了。
广场上的其他路人游客早就被吓得不知躲到哪去了,最奇异的是我们在这打得天翻地覆,守卫广场的那些士兵却不来干涉,只是远远地观战。
我现在只有靠自己了。

推荐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