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蜗居』

  郭海萍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了租借了近六年的房子的弄堂。今天是周日,但是可恶的老板又要加班,已经连续2周了。说什么,下周日本总部的老总要来视察。没办法,作为一个在上海这个大都市讨生活的外乡人,大学毕业后,能留这个城市,结婚生子,并且有份在外企的工作已经很令人羡慕了。虽然,现在住的房子是租的上海的老式石窟门的房子,一个门进去住着4户人家,公用的厨房,公用的卫生间,但海萍现在住的房子已经是这种老式房子里最好的一间了。十几平米的二楼房间,被老上海人称作前楼间。
海萍走上昏暗的楼梯,打开房门。
“老婆,回来了,怎么这么晚?吃饭了吗?”老公苏醇还在电脑前上着网。
“吃过了,你怎么还在上网?这么晚了,明天不上班了!”海萍,没好气说。
“我不是在等你嘛!好了,我这就把电脑关了。热水我已经烧好了,你快点洗洗我们早点睡吧。”苏醇边说边关掉了电脑。
海萍没有搭理苏醇,她从衣橱里取出睡衣,拿了2个热水瓶,一个脸盆走出了房间。这种老式石窟门房子实际上是没有卫生间的,好在房东和楼下的邻居在阳台上建了个简易的卫生间。走进卫生间,海萍快速的脱下了裤子,她每次洗身子都是分两部分的,先把下身洗好,穿上裤子,再洗上身,然后快速的穿上衣服。海萍每次走进这个简易的卫生间,她总觉得有人会偷窥,以致于她从来不开灯的。“什么时候能够拥有自己独立的卫生间”,海萍一边感叹着,一边快速地擦洗着自己的身子。
回到房间,老公苏醇已经把床铺好了。“老婆,快点睡吧!我等着花儿也谢了!”听到老公说这话,海萍知道今晚老公又要要了。海萍这个年纪本来应该是充分享受夫妻生活的时候,结婚已经快七年了,女儿不在身边,在老家母亲那里寄养着。原本她们小夫妻二人还可以过着刚结婚时的二人世界。可是,工作生活的压力,已经使得海萍把性生活看的可有可无了。但是老公苏醇却是兴致一点也没减弱,还象刚刚碰到女人的大小伙子样的,老是缠着自己。海萍后来实在没办法,只好跟苏醇规定时间,每周一次,每次时间定在周末,例假期除外。
这次算上例假,她们已经两个星期没有做爱了!昨天晚上苏醇已经暗示过海萍了。海萍冷冷的一句“我明天还要加班。”把苏醇顶了回去。“今晚看来躲不过了。”海萍心想。有时候海萍还是有点可怜苏醇的,像他们这个年龄段每周做爱一次是少的。苏醇有时候缠着自己要的时候,海萍不是不想,可是想到这种老式房子放个屁也能惊动整幢楼的环境,再加上公司无休止的加班,海萍实在提不起性致。“今天就依了他吧,已经快半个月了!”海萍心里思索着爬上了床。
刚上床,苏醇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搂住了海萍,要亲她。“急什么,像是这辈子没碰过女人似的。”海萍推开了苏醇。
“我是没碰到像我老婆这样的好女人。”苏醇逗着海萍。
“灯还没关呢!”海萍轻声道。
苏醇连忙关掉了灯,房间里暗了下来,窗外的月光透过窗帘朦胧的洒在房间里。苏醇解开了海萍睡衣的扣子,当他的手探到海萍后背要解海萍胸罩的搭扣时,海萍的身子扭了一下,“别解了,奶子多摸有什么好摸的,快点吧!”
最近一年多来,每次做爱,海萍已经不大肯脱去胸罩了,她这样做的目的不是因为生完女儿后,自己的奶子变形不好看,而不想让苏醇摸了,反而是因为自己的奶子比以前长得更加饱满了,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的奶子有点微微的下垂,但这种少妇特有的胸部,海萍知道更能引起男人的性欲。海萍这样做的目的是不想让苏醇的性欲老是高涨着。
苏醇把手拿了回来,探进了海萍的睡裤,一下子摸到了海萍那浓密的阴毛“恩!你没穿内裤?”苏醇大吃一惊!
“你不是要嘛!脱下穿上的,忙死了,快点啊!”海萍道。
苏醇惊喜地在海萍地阴部抚摸着,不时地用手撩拨着海萍的阴毛,渐渐地他把手又往下探了探,见海萍没反应,苏醇的手指开始大胆地在海萍的大阴唇上轻轻的抚摸着。海萍还是没什么动静,苏醇开始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了海萍的大阴唇,中指在海萍的小阴唇上轻轻的拨弄着,海萍这时把双腿微微的分了分,苏醇的中指已经摸到了海萍的阴蒂,在上面不紧不慢地揉着。海萍被苏醇弄地渐渐有了反应,海萍知道自己的阴蒂是最敏感的。她不能让苏醇这样一直抚弄自己的阴蒂,再弄下去海萍怕叫出声来,这老房子——!
“别弄这里了,快点上来吧!”海萍说着一只手抓住了苏醇的手,想阻止苏醇的动作。苏醇这时怎么肯停下来,他的手暗中较了较劲,反而中指在海萍阴蒂上的拨弄更快了。海萍见较不过苏醇的劲,把手伸向了苏醇的两腿间,黑暗中海萍熟门熟路地一把抓住了苏醇的阴茎,此时苏醇的阴茎早已经勃起,海萍的手感到苏醇的阴茎已经勃起,马上用了自己百试不爽的办法,把手伸进了苏醇的内裤里直接抓住了苏醇的阴茎,海萍感到自己老公的阴茎已经硬的有点发烫了,她的手开始帮在阴茎上上下抚弄着。
海萍知道苏醇最受不了这样了,特别是最近一年来,每次做爱时苏醇想在自己身上多玩弄点时,海萍就用手抚弄他的阴茎,有几次苏醇没把握住结果直接在海萍的抚弄下射精了。海萍也不知到苏醇是不是有点早泄了,两人刚开始时不是这样的,苏醇的时间还是可以的,海萍有时心想也许是她给苏醇的次数太少了,以致于他每次都高度的兴奋。
海萍的手还在抚弄着苏醇的阴茎,可是今天苏醇的阴茎虽然被自己弄的越来越烫,但老公的手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感觉,还在自己的阴蒂上拨弄着,海萍感觉到自己渐渐有了反应,阴道内有股液体要流出来了。“不能再让他弄下去了”,想到这海萍把手伸向了苏醇的两个睾丸,此时,苏醇的睾丸早已经紧紧的收了起来,海萍的手在他的厚厚的睾丸皮上抚摸着,不时地轻轻用力捏了捏苏醇的睾丸。
苏醇到底受不住了,他感到再被海萍这样捏自己的两个蛋蛋,怕是又要前功尽弃了。连忙停止再弄海萍的阴蒂了,把海萍捏着自己睾丸的手拉开。
“老婆,我上来了哦?!”
“早就让你上了,都老夫老妻了,还要这样!”
苏醇像得到圣旨一样的,分开了海萍的双腿,抓着自己的阴茎就往海萍的阴部戳去。黑暗中,苏醇没找准位置一下子顶在了海萍的大腿上。海萍连忙伸手抓住苏醇的阴茎把它引到了自己的阴部,拍了拍苏醇的屁股,“快点哦!”
苏醇的阴茎在海萍的阴唇间来回磨了几下,抵在海萍早已经湿润的阴道口一下子全根顶了进去。海萍的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啊”声!自己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苏醇那又硬又烫的阴茎已经开始在里面抽送着,海萍的阴道内感到有股热流在慢慢的涌出,渐渐的自己的奶子开始有点发涨了,海萍连忙把胸罩提到了自己的颈部,露出了浑圆的奶子。
借着朦胧的月光,苏醇看到海萍露出了自己的奶子,不知道看过原著和电视剧的有多少



推荐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