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天阶妖瞳』

  
或者是只能部分幻化成人形的妖眼,想要找到能完全幻化人形的大妖的妖瞳,谈何容易。妖眼、法器、蛊虫这三者缺一不可,可是我们现在一样都没有。”
楚言环视了一下周围,攥了攥拳头,下定了决心从口袋里掏出那两枚黄金所铸的玉麟金甲!
作者有话要说:(合掌)愿老天爷保佑姑姑恢复健康,战胜癌症!祈祷……
☆、白墨的身世
“楚言…你……”翎百羽的欣喜地看着那对黄金球。
“我方才问过无衡哥,这玉麟金甲是要配合凤凰眼才能发挥最好的效果。我会追查那个黄金面具男子的下落,拿到凤凰眼,支持你的实验。至于巫术方面,就得靠你们翎家对药物的研究了。”
翎百羽邹了邹眉,结果玉麟金甲问道:“楚言,你不会是打算给小熙……”
“是”,楚言打断了她的话。
翎百羽定定地看着楚言的眼睛:“看来你是真的爱上她了。可是,你有没有问过她愿不愿意?”
楚言叹了口气:“依小熙的性子,应该不会同意。不过现在你的实验还没成功,一切都为时尚早,等到你成功了再说吧。”
“我知道了。一旦实验有进展,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你记住,这件事不能让第三个人知晓,包括翎百羽和无衡哥。我会在这实验室里布下禁制,让除了你意外的所有人,只要出了这实验室就会忘记玉麟金甲的存在。当时在房间里的其他人都以为是那黄金面具男子把玉麟金甲带走了。”
因为白无衡还要等翎百羽炼丹炉里的丹药,所以一时也离不开。
云楚楚早就在半幽境里待不住了,见了白无衡就躲得远远的,拉着鹿小熙在院子里乱晃。
“你们这两个臭丫头!”小狐狸远远地跑过来,“先是来半幽境不带上我,然后又把我自己留在这,然后我回了咖啡馆你们又来半幽境!哼!再也不要跟你们好了!”
鹿小熙走过去把它抱起来说:“我还没问你,怎么最近都不回家,也不怕你妈妈担心吗?”
“我…我已经长大了,她才不担心我呢。”
云楚楚揪了揪小狐狸的耳朵:“真的吗?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不回家的?”
“…胡说。”
鹿小熙笑笑,看穿了胡小七的心思:“你是不是不知道回去怎么交代你那第二条尾巴的事情?怕让人知道你是受了楚言的恩情才会这么快长出第二条尾巴?”
“才不是呢!哼,一会儿我就把妖力度给他,我才不要受他的恩惠呢!”
见胡小七一副理直气壮的神情,鹿小熙和云楚楚都被它逗乐了。
云楚楚捂着肚子说:“小熙姐,我有点饿了,咱们去找吃的吧?”
小狐狸一听吃的就来劲儿了:“好啊好啊!我大老远跑过来,早就饿得眼冒金星了!”
“就知道你们都饿了。我已经吩咐人准备吃的东西了”,翎百羽由打假山后面绕过来,摸了摸小狐狸的头,“你这小东西可真黏人,鹿小姐走到哪你就跟到哪。好了,咱们去饭厅里用晚饭,楚言哥一会儿就到。”
“那个…百奇,白无衡走了没有?”云楚楚问道。
“没啊,不仅没走,一会儿还有惊喜给你。”
“……”云楚楚又是头皮一麻,当真是甩不掉这个白无衡了……
哎,小熙姐,我开始后悔为了救你跟他签了那个破契约了!
鹿小熙和云楚楚都倒了饭厅里,不多时楚言和翎百羽也回来了。可是,却迟迟不见翎百奇和白无衡。
云楚楚正嚷着要先吃,就见翎百奇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白无衡手里拿着哥玉雕的药瓶神情闪烁地跟在后面进来了。
大家都坐下准备开始吃饭,却听到翎百羽问道:“百奇,你给无衡哥练的什么药?”
“不是给无衡哥的,是给楚楚的。”
白无衡还没说话,脸就已经红了:“那个…楚楚…这个药你拿着。”
他和云楚楚中间还隔着鹿小熙跟楚言。见云楚楚看都不看白无衡,鹿小熙赶紧伸手接过药瓶放在云楚楚跟前。
楚言问道:“无衡哥,这是什么药?”
“那个同心契…若是楚楚动用了幻阶以上的妖力,时间久了会让她的妖瞳受损。一次两次还看不出来,但是……”
翎百奇见他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就替他解释道:“楚楚现在是上妖瞳,若是强行运用了无衡哥的幻瞳之力,就像小马拉大车,她的妖瞳会不堪重负。这是用无衡哥的血做药引,中和了几十种草药炼制的丹药,可以缓解幻阶妖力对她妖瞳造成的损伤。每次动用过幻阶妖瞳的力量之后,服一颗,然后精心调息一个时辰即可。”
听说白无衡用自己的血做药引,让翎百奇炼了这丹药给自己,云楚楚心里很是感激:“谢…谢谢。“
见他们俩又尴尬地害羞起来,翎百奇干咳了两声,打算转移一下注意力,说道:“小狐狸,你的命虽然是我救的。不过,如果楚言哥没有度了妖气给你,你也没法支撑到来半幽境。你是不是也应该跟楚言哥道个谢啊?”
小狐狸本来坐在鹿小熙腿上,眼巴巴地看着一桌子好吃食直流口水,一听翎百奇的话就不乐意了:“哼,我才不稀罕!一会儿我就把这妖气还给他!”
“怎么还?你这尾巴长出来了可就回不去了。难不成你把尾巴砍下来给楚言做个钥匙扣?”
“…哼!”
见小狐狸要走,鹿小熙赶紧抱住它:“好了,别逗它了。咱们赶紧吃饭吧。”
白墨刚送走几个客人,见店里没人,打算好好打扫一下卫生。
一阵阴风吹过,白墨打了个寒颤!
紧接着,就听到一个低低的声音说道:“白墨,我现在需要躲进你的身体里休息一段时间。”
“谁?谁在说话?!”白墨惊恐地原地转了好几圈,却没看到一个人影!
“我在这……”
白墨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团青烟,隐隐约约可以辨别出一个人形!
“你…你是谁?”
“我是谁?看来你的记忆被封锁了,他还真是万无一失啊。”
“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在说什么?”白墨倒退了几步,惊恐地看着那团青烟。
“你我都是他的分身…看来你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你…你胡说什么?什么分身?我叫白墨,不是谁的分身!”
白墨吓得挥动扫把去赶那团青烟,可是,那团东西却怎么扫都会变成原来的样子!
“你叫白墨,他居然还给你取了名字。哈哈哈哈……你知道自己是从哪来的吗?你记得自己父母长什么样子吗?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在云江吗?哈哈哈哈……是不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只知道自己要留在这,要留在那个女人身边?”
“你胡说!我…我一定是产生幻觉了…对,一定是幻觉!”
“哼,我问的这些问题,你是不是一个也回答想不起来?一点也想不起自己来云江前的记忆?”
“……”
☆、狐妈寻子
白墨喘着粗气,六神无主地看着那团青烟。
是啊,我的父母是谁,他们长什么样子…
还有,我为什么会来到云江…为什么会遇到小熙,不顾一切地爱上小熙……
为什么我都想不起来…也从来没去想过这些问题……
白墨感觉头痛欲裂,完全没有办法思考!
“好了,我现在很虚弱,恐怕无法解开你的记忆。但是我需要在你的身体里休息一段时间。”
那团青烟说着便朝白墨逼近过来!
“不!走开!别过来……”
白墨只觉得嘴巴被人摆开,然后一股阴寒的气流从嘴巴里直涌而入,进入他的体内。
然后他听到那个声音在身体里对他说:“你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否则别说留在鹿小熙身边,我们俩可能会连命都保不住。”
白墨惊慌失措,猛捶自己的胸口:“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到底是谁?你出来!出来!”
“我们俩都不过是他的分身。你是他作为人类的完美肉身,他把一切美好都给了你。而我,只是他的一部分妖气幻化而成,还要同他一起遭受天谴和反噬的折磨。看来他当真是更愿意做人类。”
“他…是谁?”
“好了,等你的记忆解除了,自然就都想起来了。我要沉睡一段时间。你要一切如常,不要被他们看出破绽。”
白墨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又自言自语似的问了好多问题,却再没有半点回应……
不出两日,翎百羽便给楚言打来电话:“有个关于玉麟金甲的消息,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需要我过去吗?”
“不用。是这样,我检测了一下这对玉麟金甲的质地,黄金含量太高了,根本不可能是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
楚言听了便是一呆。
他挂断电话对鹿小熙说:“小熙,我要回一趟西兰市。要小心霍子凡再来偷袭,所以你一定乖乖的别到处乱跑。”
鹿小熙点点头。
楚言叹了口气:“我怎么有点不相信你能管得住自己?”
鹿小煕具体四根手指头:“…我发四,我哪也不去,好了吧?”
楚言笑了一下,吻了下鹿小煕的额头便起身离开了。
云楚楚从一桌熟客那里挪过来,坐在鹿小熙身边用下巴指了指吧台后面正在给咖啡拉花的白墨:“小熙姐,你有没有觉得白墨这几天怪怪的?”
鹿小熙点点头:“我本来以为他是看见我跟楚言和好,所以才觉得不自在。可是,我发现他连你都躲着。”
“就是,这几天除了招呼客人,一句话也没听他说过。”
白墨回过身,见鹿小熙和云楚楚都在看自己,慌忙移开了目光。
鹿小熙抿了抿嘴:“要不…你去问问?”
“嗯。”
云楚楚走过去,拿了托盘接过白墨刚做好的咖啡:“白墨哥,你最近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也不爱搭理我们?”
“…没…没什么。”
“是因为我哥吗?”
“…不是。”
“那为什么?”
白墨见她追问不止,咽了咽口水:“真的没什么,我只是有些不舒服。一会儿你跟小熙说一下,我想请两天假,休息一下。”
云楚楚眨眨眼。休假?白墨要休假?!
今天的太阳从下水道里出来的吧?
之前他可是连过年都没休息几天就主动回来上班了,更别说请假了!
白墨到阁楼收拾了一下背包,便离开了咖啡馆。心想,若是自己真的是什么妖怪的分身,还是离鹿小熙远一些的好,这样至少可以保证他的安全。
鹿小熙看看云楚楚,她也是一头雾水,真不知道白墨这是怎么了:“也好,马上就是正月十五了,咱们也休息几天吧。对了,你脖子上的伤好了吗?”
“放心吧,都好了,一点也不疼了。”
“鹿小姐。”脚底下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鹿小熙低头一看,是胡小七的妈妈!
“你好,你是来找小七的吧,它在后院呢。”
“它不在。我刚才感觉到它的妖气,想从后院翻进来。结果,这小崽子可能是感觉到我来了,瞬间就跑了。这孩子真是的……”
鹿小熙想起小狐狸长出二尾的事情,知道小狐狸为什么躲着它妈妈:“那个…小七它可能是想吃路口那家菜馆的鱼了,应该一会儿就会回来了。要不您在这等会儿吧。”
鹿小熙朝云楚楚使了个眼色,云楚楚会意,起身出了咖啡馆去抓胡小七回来。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云楚楚和胡小七,鹿小熙便戴起了耳机,佯装打电话,低声对狐狸妈妈问道:“我能问问…关于九尾狐和火行妖瞳的事情吗?”
“哎,看来是小七和你的先生发生矛盾了吧?”
“额,他…还不是我的先生。那个,您怎么知道小七和他发生矛盾了?”
狐狸妈妈站在椅子上伸了伸懒腰,蹲坐在上面,说:“小七的年纪还小,妖力浅薄。其实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是火行妖瞳的半妖,因为你的孩子也是。”
“…这样啊……”
“其实,我们狐族之所以这么仇视火行妖瞳的半妖,就是因为他们的祖先大部分都是换取了九尾狐的妖瞳而成为半妖的。妖族中,属狐族最为擅长于修炼人形,九尾狐又是狐族最高贵的血统。自然也就成为了当时人类第一个下手的对象。九尾狐不但善于幻化人形,而且最通人性,又多情。据说当年人类掌握了换眼之术后,狐族中能完全幻化人形的大妖怪几乎尽数被灭。我们的老祖宗,当时九尾狐的首领,更是因为爱上了一个年轻人,被他骗去,第一个失去了双眼。她被挖取双眼后,因为怨恨仍旧形神不灭,最后被人类以巫术毁去肉身,元神封印在了一个法器之内。”
“原来是这样…上次小七说起,我还以为它是道听途说的。

推荐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