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皇上郭天成外传』

  皇宫内,在明亮的月光下,一个人徐徐的走在路上,两旁几乎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侍卫,看着这些配戴上好钢刀的将士,坚毅的神情和一股若有若无淡淡的杀气散发出来,不难想象这些皇宫内的侍卫们是多么的精锐与剽悍,在加上定时行走在各地点巡逻的卫士,将皇宫保卫的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若是一般人没有比较好的心理建设,一定会被这些骠悍的禁军给吓的不知所措,但是行走在中间的中年男子彷佛一点都不为所动似的,一点也没受到这些禁军的影响,反而在所有禁军的眼中,在看到中年男子经过时,都流露出一股从内心散发出来的由衷的尊敬,嘌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侍卫,看着他们精良的阵容,男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嘉许。

当今的皇帝陛下和此人可以说是当今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传奇人物,两人相知相交,虽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实际上两人的感情却比亲兄弟还要亲,凭借着此人高深的武功和皇帝陛下用兵如神的技巧,在前朝末各地番镇割据的混乱下,硬是闯出一片天地,在短短的十五年之内,先后消灭所有大大小小的军阀,最后统一了天下。

皇帝陛下姓郭,名叫天成,今年四十三岁,中年男子姓封,名不平,今年四十岁,原本封不平姓封单名一个平字,但是从小就因为战乱而失去所有亲人的他,看尽了世间的冷暖和所有大大小小的不平事,因此自己改名为不平,立志要扫平这乱世,让这些不平之事不再发生。

今天皇帝陛下突然在深夜召他相见说是有要是相商,接到通知的他自然是急急忙忙的就往皇帝的寝宫赶,一边走着一边思考到底是什么事情,让陛下这么晚了还要找他去。

『奇怪了,大哥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嗯…难道是要询问车骥将军胡关宝密谋造反一事调查的如何了?』

想到这哩,封不平在心里面很狠的骂道:『这个该死的乱臣贼子,亏他跟了大哥这么久,在大哥登基之后不管是金钱、封地、官位,哪一项亏待了他,居然还要造大哥的反,临死之前还想挑拨我和大哥的感情,真该千刀万剐!』

想到这哩,封不平的思绪不禁朝着早上带兵包围胡关宝他的府邸所发生的经过飘去……在重重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下,封不平几乎是没有遇到有组织的抵抗就将府内所有人都抓获,胡关宝的亲兵在寡不敌众又丧失先机的情况下几乎全员战死,仅存的人员也在受伤无力抵抗之下被俘虏后解除武装。

大厅内,只剩下封不平和他的亲信侍卫、满脸血污的胡关宝则是披头散发的被压着和他的妻子女儿跪在一起,由封不平亲自出手对付的他,琵琶骨被捏碎,两手的手筋和两腿的脚筋都被挑断,已经丧失了抵抗的能力。

这时只见封不平施施然的走到一张椅子前坐下,接过手下奉上的一杯热茶,喝了一口之后慢条斯理的问到:「胡关宝,枉费陛下对你这么的信任和照顾,你不但不心怀感恩,居然还密谋造他的反,真是狼心狗肺,还好陛下明察秋毫,提早掌握了你的不轨企图,先发制人,否则岂不是被你得手了?事到如今,你已经没有丝毫的机会了,倒不如你快把其它反贼的名单报出来,我相信依陛下的宽宏大量,给你一条全尸和饶了你夫人女儿的一条性命也未尝不是不可能。」

谁知胡关宝听到这话之后不但没有感激涕零,反而还抬起头来破口大骂:「狗贼,不要你假好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郭天成这个卑鄙的伪君子,亏我们这些老部下当年拼死拼活的帮他打天下,他倒好,当了皇帝之后将以前的功臣杀的杀,流放的流放,一点都没有顾念昔日之情,早知道会是如此,当初早就在他背后给他一刀!」

封不平闻言大怒,说道:「大胆!陛下的名讳是你可以直接叫的吗?陛下如果没有掌握道确实的证据,又怎么会要我来抓人?你说陛下迫害功臣,那陛下怎么也没有把我也给杀了?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其它乱党的名子交出来,不然你别妄想你可以轻松的一死百了!」

胡关宝胚了一声,说:「莫须有的事,你在问我一千遍、一万遍,我也还是跟你说没有!」

「好,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不顾昔日情面。

听说你的夫人在没有嫁给你之前乃是当地数一数二的美人,知书达礼,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现在虽然女儿已经有二八年华,但还是风韵犹存。

啧啧啧…长得还真美阿。」

封不平一边说着,一边还将眼神不住的打量着跪在一旁的胡夫人。

不消说,这胡夫人还真是一位性感尤物,白皙的皮肤瓜子般的脸蛋,勾人的丹凤眼微微上翘,在配上一副樱桃小嘴,一个标准的美人,肉感的身材让她看起来更显的丰满,胀鼓鼓的胸脯让人不禁要吞一口口水,现在跪着瑟瑟发抖的她,别有一番楚楚可怜的风韵在。

向亲信使了一个眼色之后,亲信心领神会的退出了大厅,一会儿就从外面端了一杯东西进来,二话不说,就往胡夫人嘴里灌,可怜的胡夫人被呛的咳嗽连连,虽然有一部分溢出,但是大部分还是被她喝了下去。

「你…你给我夫人喝了些什么?」

胡关宝气急败坏的问道。

「呵呵~~只不过是一杯让贞洁烈妇也会春心荡漾的春药罢了,你如果供出其它反贼,我马上给你的夫人喝解药,但是如果你坚持不说,嘿嘿~~我刚好可以尝尝胡夫人的滋味。」

「我说过了,我真的没有造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是你不要机会的,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了。」

封不平不再说话,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就看到原本胡夫人白皙的脸孔上渐渐浮现一股醉人般的嫣红,樱桃小口也开始有一阵阵的喘息声传出。

让人将娇喘连连的胡夫人从地上拉起来,封不平一面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长年不断的断练所拥有的结实身材,一面向前走去用自己的右手食指轻挑的将胡夫人小巧的下巴勾了起来,也许是春药发作的原因吧,在胡夫人眼中,眼前男人那结实的肌肉变得诱人,身体所散发出来的浓烈男子气息更是让她迷醉,但是良好的教育让贞节的她咬紧牙根苦苦忍耐着。

封不平伸出双手隔着衣服抚上了那丰满的双峰,摸到胡夫人的奶子之后,才了解到真不是普通的丰满,他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摸了一会儿,似乎觉得不过瘾,两手抓住胡夫人的衣领用力向外一拉,只听到兹拉的一声,胡夫人的衣服就被撕破裂到腰间,两颗浑圆饱满的大奶子就这么颤颤的抖了出来,本来就被吓得六神无主的胡家小姐看到母亲这样子,当场吓昏过去。

「住手,我真的没有勾结反贼,你这该死的家伙给我住手!」

看到自己夫人的狼狈样子,胡关宝破口大骂,嘶声力竭的吼着。

但是封不平丝毫不理会他,自顾自的将胡夫人两粒雪白的大奶子用手揉捏成各种形状,看到肉团上两粒嫣红的一点,立刻把它含到嘴里去,左右轮流互换,在嘴里吸的啧啧有声,还不时用嘴唇将奶头夹住向上吸,在奶头和乳房被拉到呈现朝天的竹笋形状之后,脱离双唇又在弹了回去,一阵跳动。

如此反复之后,只见那小小的奶头逐渐膨胀,到最后坚硬的凸了出来。

「哈哈哈~~夫人,你的奶子可真是下流阿,被我吸了几下,连奶头都不争气的翘了起来阿,很想要了是吗?让我猜猜,你现在下面一定是湿透了吧?」

话说完,封不平把右手从夫人衣服腰上的裂口伸了进去就往私处一阵抠摸,在把手插出之后,只见右手沾满了大量胡夫人的爱液,数量多到把手都沾湿了,一滴一滴的向地板滴落,在光线的折射下显得亮晶晶的。

「住手…嗯…不要这样…大人…嗯…求求你住手…」

看到自己流出的爱液,胡夫人真是羞愤欲死,体内的情欲一波波向她袭来,让她简直快要撑不住了,如果不是从小良好的教育,她真的要忍不住向眼前可恶的男人求欢了。

看到胡夫人这样的媚态,封不平哪还忍的住,立刻将自己身上仅剩的那件裤子也给脱了,只看到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弹了出来,不住兴奋的斗着,在龟头前端的马眼流出一丝透明的黏液。

粗长的肉棒将近有七寸长,紫红色的龟头有一颗鹅蛋那么粗;宛如儿臂般粗的肉棒上青筋环绕,显得狰狞无比;配上明显的龟冠,让整只肉棒看起来像是一条毒蛇一样。

看到了封不平粗大的家伙,胡夫人的春潮更是泛滥了,她不安的将两腿紧紧夹着摩擦,以降低两腿间骚痒的感觉。

见状,封不平再打个眼色给架住夫人的两个亲卫,两个亲卫立刻将夫人剥的像一只白羊一样,在一人抱住一条腿弯,像是在帮小孩把尿一般将夫人腾空牢牢的抱紧。

这时封不平用右手扶着肉棒对准了夫人那迷人的小肉洞,左手则是将汩汩流出的爱液沾满之后平均且仔细的抹在肉棒上,做好插入前的准备。

「我求求你了,我真的不知道其它乱党是谁,我给你磕头,拜托你放过她吧!」

胡关宝终于崩溃,低声下气的拼命哀求封不平,请他放过自己夫人,更澄清自己真的不知道其它人,只是,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封不平哪里还忍耐的住,就算他真的要供出其它人,也要先干了再说了。

「哈哈,好好的给你亲爱的丈夫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吧!」

说时迟,那时快,封不平两手紧紧抓住胡夫人的美臀,大肉棒一股作气的插入已经湿透的肉穴中,将近七寸长的肉棒整根插入,龟头直抵花心!「呜…阿…」

胡夫人脑中彷佛有一条线崩断了似的,小脸向上抬起,嘴里发出一阵不知是痛楚还是舒爽的哀鸣,身体一阵激烈的抖动之下,这一下的插入居然让压抑了很久的胡夫人来了一次激烈的高潮!「关宝…不要看…不要看我…」

强烈的羞耻使的胡夫人意志拼命的想反抗,但可惜的是身体真正的感觉却背叛了她,肉棒抽插中所带来如潮的快感让肉体感到极度的欢愉,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哀求自己的丈夫别看,眼角一滴滴的泪水随着抽送的振动滑落「阿……狗贼,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我要杀了你……」

看着爱妻在眼前被恣意奸淫,胡关宝疯狂的挣扎着,但是手脚经脉都被挑断的他的力量和压住他的侍卫比起来真的是差太多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粗长的肉棒在本来只有自己可以享用的地方进进出出着。

「哈哈…不得好死?我现在的确是快死了,被你夫人的骚穴夹的我欲仙欲死阿!」

封不平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更用力凶猛的在胡夫人的嫩穴中抽送着。

只听到一阵阵啪啪啪的肉搏声,胡夫人雪白的屁股被男人的大腿持续不断大力的撞击着而显得微微泛红,每被撞击一次,肥美的屁股肉余波荡漾着,煞是好看;滚烫的爱液随着肉棒的抽出而被一汩汩的带出,插入时的肉体撞击又让这些爱液向外扩散喷出,将两人的阴毛都沾的湿答答的;多余的爱液随着男人饱满的阴囊向下滑动,在阴囊下方凝结之后一滴滴向下滴落。

猛烈的奸淫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在一阵低吼声中,男人将胀大了足足有一圈的龟头深深的插入子宫内,开始激烈的喷薄,而可怜的胡夫人也在这一阵的射精中,迎接了自己第七次的高潮!「封不平,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伴君如伴虎,总有一天狗皇帝一定也会除掉你,你看着吧,我先在地狱里等着你。」

两眼通红的胡关宝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咬舌自尽了。

「可恶,以为自杀就一了百了了吗,把他的尸体吊在东门外让百姓观赏,以敬效尤,至于他的妻子和女儿,拉去当十万禁军的军妓,给我日夜不停的操,干死她们为止。」

走在皇帝寝宫的路上,封不平愤怒的回想今天早上的点点滴滴。

「伴君如伴虎?我和大哥感情的亲密程度,又岂是外人所可以想到的到的呢?我们小时候就认识的,一起出生入死到现在,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背叛大哥,相信大哥一定也不会害我……」

两人相识是在一个战火纷扰的年代,六岁的封不平在失去亲人之后当了乞丐,到处流浪,巧遇了大他三岁一样也是乞丐的郭天成,同病相怜之下,两人相互扶持、相互照顾,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的生活。

原本以为会这样到死的两人,在一次乞讨之中,遇到改变他们一生的人。

一样是一个出门乞讨的日子,一样是一个所获不多的结果,在七岁的封不平向一个路过的老人乞讨时,原本是要施舍一点给封不平打发他们离开的老人,在看到封不平后,脸色起先是迟疑了一下,后来转化为惊讶的狂喜。

「这…这根骨,这是万中无一练武绝佳的根骨啊!看来老天还是待我不薄,在我人生日暮西山的这时刻,居然让我遇到这么适合当我徒弟的人选。」

老人一面开心的说着,一面伸出手在封不平的身上摸摸捏捏着。

「孩子,你叫什么名子?」

「我…我叫封平。」

「你不要在一个人到处乞讨流浪了,老夫想要收你为徒,以后你不用再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的生活了,你可愿意和我走?」

原本以为封不平一定会大喜过望并且立刻答应的老人,却没想到封不平在一阵的迟疑之后开口向老人说:「老爷爷,我很愿意和你走作你的徒弟,但是我还有一个大我三岁的大哥,他也是孤儿,你可不可以也带他一起走?」

喜遇良徒的老人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并要封不平马上带自己去找郭天成,之后三人一起离开这个地方,只是当老人看到郭天成的面相之后,他又再一次的大吃一惊了。

『看他天庭饱满,鼻子有肉,未来是个福泽宽厚之人;两眼灵动有神,显示他聪明伶俐,学习天份极佳,未来定是一个做大事之人;可惜他的双眼角稍稍向上斜勾,说明他也会是一个奸诈而做事不择手段之人,只不过会隐藏的比较深而已,我该连他一起收作徒弟吗?罢了罢了,也许是天意吧!』

想到这里,老人心中有了决定。

「孩子们,老夫身上有两件本事,一样就是身上的武功,一样则是行军布阵的兵法,你们两人一个人只选择学一样,考虑清楚之后再回答我。」

「我要学武功,我要当个行侠仗义的大侠。」

七岁的封不平闻言兴奋的说道。

「那我学兵法吧,总有一天我要用我的力量来改变这个乱世!」

十岁的郭天成在一阵详细的考虑之后说道。

从那天开始,两人就拜老人为师,开始了他们的学习。

就像是老人所预估的,郭天成天资十分的聪颖,任何兵法书他几乎是过目不忘,并且很多时候都可以举一反三,除了兵法之外,他也向老人学打仗时最实用的战技;另一方面,封不平也没有辜负了他那【万中无一】的绝佳根骨,短短几年之内内功进展突飞猛进,所有武功招式他学起来得心应手、事倍功半,让老人心中大慰,他们就这样度过了他们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八年,直到有一天……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老人的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一天,老人突然将两人叫到跟前,正当两人莫名其妙不知所谓的时候,老人说了:「天成、平儿,为师感到大限已到,可能不日就要离开这个人世间,我一生纵横江湖,在死之前还收到你们这两个好徒弟,我心中已经没有遗憾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你们两个,在我死后,你们就出去好好的闯荡一番吧,男儿志在四方,希望你们能闯出一番事业来,为师最后只送你们一句话,希望你们好好记在心里,那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希望你们切记,好了,我累了,你们出去吧。」

说完,就将两人赶离开了房间。

果然就如同老人所预测的一样,三天之后,老然安详的离开人世,两人在老人坟前恭敬的瞌了三个响头之后,郭天成向封不平说了自己未来的去向。

「平弟,我决定去参军,听说现在太平道是在所有势力里数的上号的一支,而且他们素有仁义之名,所过之处绝不随便侵扰百姓,是现在风评最好的了,我准备去投靠他们,你呢?」

「大哥,从小时候我们相遇开始,我就已经决定要跟着你一辈子了,军队里面这么危险,你一定需要人保护,你到哪里去,我就跟你到哪里去。」

听到封不平为了他,连自己想要行侠仗义的愿望都可以抛诸脑后,郭天成大为感动,不禁紧紧握住封不平的双手,说:「好老弟,哥哥绝对不会忘了你对哥哥的好,以后有荣华富贵,咱们兄弟二人共享。」

之后,两人收拾细软,就朝着他们的目的地太平道前进,参军没有任何要求,只希望两人都能够在同一个行阵里;两人从最普通的列兵开始干起,凭借着郭天成所学的实用战斗技巧和封不平的高强武功,两人迅速的累积战功,在短短的五年之内,郭天成就爬到了万夫长这个位子,而封不平虽然也是战功彪炳,但是他拒绝了所有的高官厚禄,只愿意安安静静的待在郭天成的身边作他的贴身护卫保护他的安全,这让太平道的首领孔定邦更加的欣赏他们两个,终于,在一次和宿敌黑风军的决战大胜而归后,提出了要将独生女许配给郭天成的想法。

推荐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