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海南之旅—两家乱搞9』

  九、警局里的奸后体检

客车开进了县公安局,众人押着张老虎下了车,警察早就接到报警,到门口
等着我们。

张老虎一下车,抬头就跟迎面过来的一个人打招呼:「姐夫,我好好的坐车
呢,结果这帮人非说我是强盗,你看~~把我裤子都脱了,还不让我穿上。」

那个被叫做姐夫的人,身穿着警服,没好气地跟身后的手下说:「去去去,
把他给我关起来。」

身后的2个警察依言,过来把张老虎押进了屋子里。

接着,这个头头摸样的人双手一叉问道:「你们都被抢了什么?」

众人纷纷说,被抢了多少多少的钱和物。

这个头头又问:「那被抢的东西呢?」

众人说我们又都拿回来了。

这个头头一歪脑袋说:「这就不好办了,你们自己都拿回去了,凭什么说是
他抢的你们?」

「这样吧,你们把你们说被抢的钱和东西都拿出来,给我们留下。」那个头
头接着说。

众人犹豫了,看来没人想把自己刚拿回来的钱再交出去。

倒是刚刚替我出头的那个男孩和打了张老虎两拳的男子愿意把钱留下。

那个头头一看他们两个人加起来也不过100块钱,便说:「这么点钱,也
不够告他啊。」

男孩接口道:「他还强奸妇女了呢。」

头头一惊说:「报警里明明说的是抢劫,没说强奸啊。」

众人纷纷指着我说:「这个姑娘被强奸了,而且屁眼也被插了。还被这个小
男孩也给强奸了一次。」

小男孩连忙辩解:「我是被逼的,这个人刚才还拿刀逼我插姐姐的。」

说着指了指被抬到车下的张大彪,只见张大彪闭着眼睛,哼哼几几的,看来
还没死,正被2个穿警服的人抢救呢。

我也说:「不怪这个弟弟,他是被逼的,要不是他,我们还抓不住罪犯呢。」

头头考虑了一会,接着说:「那好吧,你们谁愿意做证的,留下来住几天,
等我们查明情况,一定会严肃处理这个嫌疑人。」

众人又没声音了,纷纷议论:「做证人要好几天啊……我家里还有事呢。」

「是呀,我们工地不能请假的。」「明天还给上工呢,一天不去,铁定被开
除…

…」

众人议论了一会,愿意做证的仍然只有那个男孩和打了张老虎两拳的男人。

头头看了看那个男孩问:「你多大?」

男孩回答:「16岁。」

「哦,那可不行啊,未满18周岁的不能做证的。」头头说道。

男孩半懂不懂地说:「是吗?我怎么记得是14岁?」

头头说:「那是少年犯的年龄,你要是犯罪的话就够抓你,但你没资格做证
人。」

另外那个男子说:「我32了,足够做证了吧?」

头头一指他:「你先把手里的刀放下,我看你倒象个抢劫的。」

那男子一想,可不是么,刚才手里就一直拎着刀呢,于是赶紧扔到地上。

男孩也把手里的刀扔到地上。

头头接着对众人说:「不愿意做证的就上车走吧,* 考虑到大家工作都很辛
苦,都有苦衷,是不强迫大家出来做证的,大家赶紧回家睡个觉,明天还给打工
的打工,赚钱的赚钱呢。」

于是这帮不想做证的,又呼呼拉拉地上了车,客车启动了,车下只留下4个
人……我和林宝宝,那个男孩子和32岁的男子……

头头把手背过去,对着我们几个说:「你们确定是要告他对吧?」

我们几个坚定地点点头。

「那好,被强奸的那个先去我们职工浴室洗个澡,休息休息,其他人跟我到
审讯室录口供。」他刚说完。

中年男子就反驳道:「不是吧?你让被强奸的洗澡?那还告个屁?你是不是
当警察的?这点常识都没有?」

那个头头指着他想发火,但是忍住了,说:「你妈了个……行,你们都来审
讯室。」

接着对着办公楼的方向大喊了一嗓子:「活着的都给我到审讯室来,有案子
了!」

审讯室里至少涌进了十多个警察,那个头头命令我们4个在墙边站好,说:
「那个被强奸的,你过来。」

我依言过去,他用手一指审讯室正中间的一张桌子道:「你把裤子脱了,躺
上去。」

我问:「脱裤子干嘛?」

他没好气地说:「你们不是挺有常识么?不知道被强奸要验验么,不然你说
你被强奸就算是强奸了?」

那个男子当时就骂开了:「我操你妈的,你也叫警察?你们派出所连个女的
都没有?」

边上一个警察一脚踢了过去,踹在他小腹上说:「闭嘴!」

头头继续说:「我们就这条件,这片就归我们管,你们要报警就脱裤子让我
们验,不想报就滚蛋!」

我心想,这个头头摆明是为难我们,看来他真的跟那个张老虎有关系,如果
我们真不报了,才随了他的心意。

于是我说:「脱就脱!」说着解开腰带,褪下了裤子。接着躺到那张桌子上。

头头看我真的敢在十多人的注视下脱裤子,不禁也有点吃惊,但是随即眼珠
一转,对着警察们说:「你们轮流看看,鉴定鉴定,看看被害人被强奸的事发现
场,然后给我一个结论,30分钟后把结论告诉我。」说着,背着手竟然推门出
去了。

十多个警察一拥而上,还有人把我的腿扳开,让我把屁股抬高,我依言照做,
低声啜泣着,任20多只眼睛欣赏我那刚才被操的又红又肿的阴部和屁眼儿。

一个警察还拿着个本子,让我再描述一遍事发的经过,而且要求我事无巨细,
还要我说出心理的感受,说是为了让我抒发一下被强奸后的情绪,免得我以后得
什么心理疾病。

我心想,你们这么做就不怕我得心理疾病了?人民拿钱给你们开工资,你们
就是这么为民做主的?

正想着,一个手指伸进了我的阴道,我吓的一动,赶紧把那只手打掉。

只见一个警察带着胶皮手套说:「你别动,我在勘察现场,你乱动,怎么配
合我们工作?」

我只好不动,一边口述着被强奸的经过,一边被那根手指在我阴道里挖来挖
去。

那个人抠弄了一会我的阴道,把手套摘下来递给旁边的一个警察说:「小李,
我勘察完了,你继续。」

那个小李一听,连忙接过手套,带在手上,一手扒开我的阴唇,带着手套的
那只手则伸出2个手指插进了我的阴道,只听扑哧扑哧两声。我顿时满脸通红,
原来我竟然被他们的指奸搞到起了反应。

这个叫小李的一边插一边问我说:「你这个女同志里边怎么这么多水啊?控
制一下,不然我没法勘察了。」

我红着脸回答:「恩,我尽量……」

被他抽查了一会儿,他的手指终于拔了出来,我舒了一口气,因为再插下去,
我就要叫床了。

没成想手套被另一个人接过来带上,接着把手指插进了我的阴道里。

林宝宝在一边看着着急,喊道:「你们勘察现场要多少人?一个两个就够了
吧?」

那边正在指奸我的人回头道:「领导叫我们集体勘察,自然每个人都要上的,
你们慢慢等等,我们勘察完了,得出结论,一定给你们一个公正的判罚的。」说
着,手指又用力地捅进了我的阴道。

随着十几个人「勘察」下来。我终于受不了了,两手抓住桌子边开始淫叫,
一边叫一边求饶道:「警察大哥们,求求你们别这么整了,我受不了。」

做笔录的警察问道:「你受不了什么?说出来。」

我扭捏着说:「受不了你们的手指……」

笔录警察接着问:「怎么受不了?」

我说:「有感觉……」

笔录警察说:「有感觉是正常的,请配合我们一下。」

我说:「配合不了了……」

笔录警察一边记一边说:「为什么不配合我们?不配合的话,我们怎么开展
工作?」

我一边淫荡地发出声音,一边扭动着小腰,随着手指的抽插蠕动着,说:「
要不,我等会再配合你们的检查………你们先等……等……等啊……啊……啊…

…泻了……」

说着,我瘫倒在桌子上,我知道,被这十几个警察指奸到高潮了……我开是
呜咽地哭了起来。双手捂住脸,心想不如死了算了,今天被歹徒强奸也就罢了,
居然还要被身为人民公仆的警察用手指头抠弄到高潮……

那个插我阴道的警察见我泻了,把手套一摘,扔到地上说:「没办法查了,
她阴道里都是他自己分泌的淫水,我一点精液都发现不了。」

其他警察也点头称是。

笔录警察摇摇头对我说:「你的阴道里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的精液,因此不
能算是强奸。」

林宝宝在一边呼喊道:「那个坏蛋把精液射到她屁眼里了!她的阴道里根本
没精液。」

几个警察豁然,说:「你们怎么不早说啊。」

其中一个警察从地上拣起了手套,在身上擦了擦,接着带在手上说:「请被
害人趴到桌子上,让我们接着检查一下屁眼儿……」

我说什么也不肯了,心想,在被这十几个警察把我屁眼也给轮流捅个遍,那
我不给再高潮几次啊?于是双手死死抓住桌边,不让身边的警察们想要扳动我的
身体。

几个警察一边说你配合点,一边上下其手,有拽我我乳房的,抠我下边的,
抱我大腿的……想把我的身体翻过来……正折腾呢。那个头头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怎么样了?有结论了吗?」

警察们回头说:「这个被害人是被射在屁眼里了,她的阴道我们刚检查完,
没发现精液,但是由于刚才被害人在我们检查的过程中不是很配合,分泌了很多
淫水出来,所以减慢了我们检查的进度。」

那个头头手一挥,说:「算了,算了,射屁眼里跟本就不叫强奸,国家法律
没这条,强奸罪根本不能成立。」

接着回头对外边喊道:「放人!被害人阴道里没有精液!」

我们正要反驳,那个头头回后一指中年男子和年轻小孩说:「抓住他们两个,
上铐子,我怀疑他们两个持刀杀人,那2把刀上应该都是他俩的指纹!」

几个警察立刻过去让两人蹲下,中年男子想反抗,结果被几个警察一顿爆踹,
受不了了,只好蹲下,举起双手让警察把手铐给带上。

头头又跟我说:「你赶紧把裤子穿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人民警察公然调
戏妇女呢,你也是,年纪轻轻也不要个脸,公共汽车上就敢勾引未成年人跟你发
生性行为,还唆使他们两个持械杀人?」

我连忙说:「你怎么能颠倒黑白呢?我是那种随便勾引人的女人吗?」

众警察一起点头说:「你不是象,你就是那种随便勾引人的女人,刚才我们
检查的时候你不是还高潮了吗?」

我一时无话:「被警察们的目光盯的好象自己才是那个犯了错事的罪犯一样。」

头头接着说:「你看你,说你还不承认,我都让你穿裤子了,你还光着个腚
坐在桌子上,你当你那没毛的阴道能勾引我们人民警察怎么地?」

我一听,可不是么,刚才只顾跟他们争辩,竟然忘记把裤子穿上了,于是赶
紧下桌子,在众警察的眼前狼狈地把裤子穿上了。

头头一指门外说:「你俩是想接着告,还是走人?」

林宝宝过来抱住我哭道:「小瑞,咱别告了,这里我看出来了,你告他,给
把自己给搭进去,算了……」

我捂着嘴,忍住不哭出来,但是眼泪仍然不争气地流下来。点头算是答应林
宝宝不再告了。

头头高兴地两手一拍说:「爽快,派车,送两位女同志进城,咱们警察局要
为民做主,不能让2位女同志自己走夜路嘛。」

坐进了警车,我赫然发现,那个刚才强奸过我的张老虎蹲在警察局门口,跟
另外2个警察聊着天。

他见我坐在车里,就兴奋地站了起来,脱掉裤子,又把刚才那个操过我的大
鸡巴露了出来,引来旁边警察的一阵哄笑,我转头不去看他。

却听见警察局里,两个声音凄惨地叫着,我知道,那2个为我出头的好人…

…现在应该也正在因为为我出头而被折磨着……
  

推荐乱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