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淫落公主1』
        幽暗的地牢深处。唯一的入口被一扇厚实的铁门紧紧锁住,坑洼不平的通道
      从这里延伸到黑暗的尽头。粗糙的铁制栅栏生满黄锈,把通道两旁围成了几间宽
      大的囚室。
      这里是阿特拉斯首都拜伦的重狱最底层,罪大恶极的犯人被抓住后,一般都
      送来暂时关押在这里等待处决,因此地牢的防范非常森严,密密麻麻的禁制一重
      接一重。到了最底层的犯人们,一般都会绝望的放弃了越狱的想法,所以铁门和
      栅栏敷衍的意义远大于实际效果。
      此时地牢的犯人并不多,其他的囚室都是空荡荡的,只有最后一间囚室里关
      押着十余个人。
      监狱对于死囚显然不会有什么较好的待遇,仅仅勉强保持他们在处决前不会
      死掉而已。室内连干草也没有铺上,冰冷的地面满是干固的粪便和尿液的痕迹。
      衣襟褴褛的囚犯们或躺或坐,呆滞的眼神麻木的望着毫无表情的对方。随着粗重
      的呼吸声,浑臭污浊的空气带着股霉味在体内进出,慢慢扩散到压抑的囚室里。
      咣当一声,沉重的铁门被缓缓打开,明亮的光线照进了地牢。脚步声响起在
      通道里,一个苗条的身影手执火把走了过来。借着亮光看去,进来的居然是一个
      容颜绝美的少女。上身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低胸紧身短裙,修长挺直的双腿套着
      黑色的高根长靴;身躯完美的曲线动人的起伏,骄傲高耸的双峰随着脚步一颤一
      颤。少女走到栅栏面前,打量着这群待死的囚徒;手中的火把旺盛的燃烧着,照
      亮了他们诧异的面容。
      「看起来还不错。」少女轻声的自言自语,随手将火把插在壁上,拿出钥匙
      打开栅栏的门,走进了囚室。这举动顿时让犯人们纷纷站了起来,惊讶的望着少
      女,窃窃私语声响了起来。
      「看,是个小妞!」
      「怎么监狱里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娘们?」
      「鬼知道……」
      「你们这群肮脏的死囚都给我听好了!站在你们面前的是王国的三公主芙萝
      雅!」
      少女单手插腰,闪亮的双眼散发着凌厉的威势。看着囚犯们露出畏惧的目光,
      少女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话锋一转,语声变得轻柔起来,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力:
      「听说,你们都是在德拉迪恩被抓获的强盗,身手好象都不错的样子。怎么样,
      有没有人愿意出来陪本公主玩玩?如果打赢了我,你们可能有机会活着从这里出
      去哦。」
      「这……这是在开玩笑吗?」
      「太扯了,怎么会有这种事……」
      犯人们呆呆的瞪着眼前的公主,一边小声的交头接耳,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
      的话真的。但看着芙萝雅的神色又不象是在开玩笑,一些人的心思开始活跃起来
      了:身为随时可能被处决的囚犯,缩头也难免一死;公主殿下似乎有着奇怪的爱
      好,如果真能上前打赢了她,至少还多了那么点渺茫的希望。
      怀着这样的想法,一个块头高大远胜其余人的壮汉走了出来,站到芙萝雅面
      前摆出了架势。看了看自己坛钵般大的拳头,相比之下,娇弱的芙萝雅仿佛风轻
      轻一吹就要倒了,更不用说自己的拳头砸在她身上会是什么样子。咽了口吐沫,
      那壮汉犹豫着问道:「公主殿下……您说的是真的吗?」
      「罗嗦!敢怀疑本公主的话,你到底上不上?」芙萝雅脸色一冷,弯月般的
      眉毛竖了起来。
      被芙萝雅一激,那壮汉咬了咬牙,跨上一步,挥拳对着她直击了过去。生怕
      真把公主给打伤了,半路上还兀自收回了一半的力量。饶是如此,壮汉手上的力
      气仍然不小,拳头夹带着风声,转眼就打到芙萝雅面前。
      芙萝雅轻轻一笑,左腿突然毫无征兆的抬起,快如闪电的在那壮汉小腿上踢
      了一脚,身体微微一侧,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壮汉一个踉跄往前一扑,顿时趴在
      了地上,捂着腿哀号了起来。
      「真没用!」轻蔑的看了地下的壮汉一眼,芙萝雅抬起头环视着惊疑不定的
      众人,伸出手指轻轻勾了勾,「你们就只有这种地步吗?还是一起上好了!」
      这群囚犯都是打家劫舍已久的强盗,杀人放火是吃饭的本事,虽然水平不高,
      一点眼光总还是有的。芙萝雅动作敏捷,那一脚又快又准,狠狠的踢在了壮汉的
      脚踝关节处,显然在格斗术方面接受过指导,心里顿时颠覆了她那弱不禁风的形
      象;眼看那壮汉被踢得这么惨,不由得起了同仇敌忾之心。几人互相望了望,一
      声呼哨,同时向芙萝雅扑了过去。
      芙萝雅神色一凝,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身影飞快的晃动起来,象条滑溜的
      鱼一般在拥上来的囚犯中灵活的穿插进退。纤细的手指捏成拳头在空中飞舞,双
      腿也不时无影无踪的踢了出来,每一下都狠狠的打中囚犯们身体的要害。
      只听惨呼声纷纷响起,囚犯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不一会,最后一个被芙萝
      雅飞起一脚踢中胸腹之间处,那人扑通一声猛的跪下,脸色惨白,随即低着头拼
      命的呕吐起来。仅仅半分钟的时间,整个囚室再无一个站着的犯人。
      傲然立在室内环顾着四周,芙萝雅微微冷哼着摇了摇头:「还真是一群没用
      的垃圾废物呢,一个个都白长了这么大的块头和力气,这样打一点刺激都没有,
      简直是浪费我的时间。」
      囚犯们挣扎着站了起来,不少人仍在龇牙咧嘴的小声呼痛。望着芙萝雅,犯
      人们脸上虽然满是畏惧害怕的神色,眼中却放出掩饰不住的怨毒的光芒。
      注视着众人的神色,芙萝雅忽然微微一笑,转身走到栅栏门外,从外壁上取
      下一付铁制的镣铐,先把左手铐上,接着双手扭到后背,只听咯嚓一声轻响,芙
      萝雅把自己的一双手紧紧铐在了身后,又缓步走了进来,站在囚室内的众人中间。
      「现在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我不用手,你们一起上吧,尽管来试试有没有
      可能打倒我。」
      看着芙萝雅自缚双手,众人的信心又增加了起来,连身上刚被狠揍的地方似
      乎都不那么痛了。几个囚犯蓦的冲上,对着芙萝雅猛扑了过去。面对迎面冲来的
      囚犯,芙萝雅腰身一扭,左脚撑地,修长的右腿高高抬起,带着一道淡淡的影子
      弹了出去,瞬间横扫过他们的咽喉。
      伴随着几声惨叫,扑过来的犯人狠狠的倒飞了回去;紧接着腰身一侧,扫了
      半圈的右腿猛的收了回来,如一道闪电般向旁边伸直绷了过去,右面正举拳冲来
      的囚犯被一脚踹中小腹,顿时踉跄后退着坐到了地上。芙萝雅出腿、横扫、斜踹、
      收回,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转眼间四个囚犯已经倒了下去爬不起来
      了。
      那最初被踢倒的壮汉一直站在芙萝雅的身后,目睹她仅用一条腿就干净利落
      的对付了这么多人,内心的震撼是不言而喻的。芙萝雅扭腰踢腿,举手投足间,
      诱人的身姿、完美的曲线在自己面前展露无遗,壮汉看着芙萝雅的背影,忽然觉
      得有些口干舌燥了起来。
      壮汉向剩下的对面三个囚犯打了个眼色,同伙们会意的微微点了点头,突然
      大吼一声,一起朝芙萝雅扑了上去。芙萝雅冷冷一笑,右腿凌空飞出,瞬间在每
      个人的下巴上各踢了一脚;不等那三人仰面倒地,芙萝雅身体前倾,伸直的腿又
      迅捷无比的缩回,向背后无声无息偷袭过来的壮汉反勾了过去。
      偷袭的壮汉似乎早有准备,早早的往地下一扑,却正好躲过了芙萝雅反踢过
      来的一脚。壮汉趴倒在地上伸出双手,猛的抱住了她站着的小腿,只听一声惊呼,
      芙萝雅站立不住,顿时往前摔了下去。壮汉打蛇随棍上,伸出手一圈,把她两条
      腿都紧紧的勒住了。
      芙萝雅武艺虽然高超,可是双手早被拷住,只比力气的话,显然远远不是壮
      汉的对手。倒在地上的她身躯拼命扭动,欲挣脱出捆住的手臂,那壮汉仅仅屈起
      一只手臂抱住她的纤细的小腿,就已经绰绰有余的让芙萝雅挣扎不出来了。
      修长的双腿在手中剧烈挣扎,充满了动人的柔软触感,怀抱里肢体传来的温
      度让壮汉顿时欲火腾升,下面也硬了起来。
      「快放开我!」
      芙萝雅身躯不断扭动,紧身的短裙被掀了开来,窄小的白色内裤包不住浑圆
      的臀部,在壮汉眼前不断的晃动跳跃。看到这刺激的情景,壮汉再也忍耐不住,
      伸出手拉住短裙猛的一撕,衣襟破裂声响起,公主殿下的紧身短裙被扯成了碎片,
      白腻光滑的背脊顿时暴露在空气中。
      「啊!你要干什么?快放手!」回过头望着壮汉,芙萝雅脸上露出了惊慌的
      神色,身体更剧烈的扭动起来,「亵渎公主是不赦的死罪,你不怕处斩吗?」
      「嘿嘿,拿这个来吓唬老子,咱们这帮兄弟哪个不是犯了几条死罪的?加上
      你这一条又能怎么样?」那壮汉裂开嘴笑了起来,伸出手一把抓住芙萝雅的挺翘
      的臀部,大力的揉捏起来,一边招呼其他同伙:「奶奶的,居然会有个公主自己
      跑来送到我们手里,不玩白不玩,兄弟们今天可别错过了!」
      「说得对!咱们兄弟本来都在这里等死了,竟然能玩上个公主,这一回真是
      值了。大家一起上,把她操翻吧!」
      「哈哈」「呵呵」的淫笑声在囚室内响了起来,众人走到面前,在芙萝雅的
      尖叫声中,十几只手摸上她的身体各处,肆意蹂躏起来。
      「放开,放开我!你们这群肮脏的垃圾……」
      不理芙萝雅的高声喊叫,转眼间众人把她提了起来。双腿和肩膀被死死抓住,
      动弹不得,衣裙的碎缕被扯光,连内裤也被撕了下来;芙萝雅大声尖叫,眼中泛
      起晶莹的泪光,雪白的躯体赤裸的展现在众人的目光下,扭捏躲避着四处移动的
      手掌。这模样更激起了众人的兽欲,动作也越发激烈起来。
      「这小姑娘身上的肉可真水灵啊,比我以前干过的所有的女人加起来都要好!」
      「那是当然的了,这女人是公主嘛……啧啧,瞧这对奶子,捏起来手感多好,
      又白又软……」
      挣扎了半天,芙萝雅逐渐变得有气无力,低着头,轻轻的啜泣着。一只粗糙
      的手掌伸到了芙萝雅两腿之间,抚摩着粉红色的阴核,搓揉起来;阴核迅速充血
      肿大,凸现了出来。一阵阵快感不断的从下面扩散开,蔓延到全身每一个被玩弄
      的部位,芙萝雅闪烁着痛苦泪水的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嫣红,一丝粘稠的液体从
      大腿之间慢慢滑下。
      「哈,这小妞有够骚,这么快下面就湿了!」
      恶毒的话语让芙萝雅羞愧得脸色通红,她拼命的用力想要并拢羞耻的双腿,
      但被人抓得死紧,根本无法办到。
      「他妈的,老子忍不住了!」
      那壮汉一把扯下腰带,裤子落下,一根硕大的阳具昂然挺立,走到芙萝雅面
      前,手指稍一摸索,分开柔嫩的阴唇,对准里面狠狠的捅了进去。
      「啊!不要……」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芙萝雅张开嘴痛苦的大叫起来,两行泪珠从面颊滑过,
      滚滚而下。惨叫声让壮汉变得更加兴奋,双手握住芙萝雅纤细的腰肢,用力往前
      一挺,顿时深深的插入宫颈底端,随即开始了猛烈的抽插。
      芙萝雅浑身抖战着,壮汉每一次插入都重重的撞在宫颈狭窄的口部,顶得她
      身不由己的往上一震。细嫩的内壁被撑得鼓涨起来,紧紧的包裹着粗大的阳具,
      不留下一丝空间。随着每一次进出,阳具边粗糙的沟棱都挤拉着阴道里柔软繁杂
      的褶皱,把它们叠压到一起,随即又分扯开来。
      「你一个人享受太没义气了,奶奶的,要爽大家一起!」
      眼红壮汉的享受,一个同伙忿忿的脱下裤子,走到芙萝雅身后,用力掰开她
      结实的臀部,一挺身插了进去。
      「啊……」芙萝雅高亢的声音在地牢里响彻,硕大的龟头粗暴的塞进她窄小
      的屁眼,肛门被紧紧的扩张成一圈白线,不管里面还没有任何润滑,用力一挤,
      阳具整根没了进去。
      两根火热的阳具塞满了身体,在前后的洞穴进出,一次次粉碎着芙萝雅的理
      智。强烈的快感如放电般扩散全身,象巨大的海浪不断冲击着脑海,芙萝雅的眼
      神逐渐变得迷离,嘴唇微张着,胸口急促的起伏不停,连带着挺翘的双乳也跟着
      一上一下颤动不已。前后的抽插越来越快,芙萝雅轻轻扭动着腰臀,不自觉的配
      合起来。
      「瞧,我说了吧,这公主就是个骚货,非要狠狠的干她才爽!」
      壮汉一把拽住芙萝雅的金色长发,将头拉到面前,裂开大嘴吸了上去,猛烈
      的吸砥着芙萝雅丰润的嘴唇,舌头粗暴的伸入,在口腔里肆意的卷动舔食;强烈
      的臭味传来,芙萝雅几乎晕了过去。后面的同伙也不甘寂寞,伸出手抓住芙萝雅
      的双乳,大力的挤压揉捏,柔软的乳房在手中剧烈的变形,乳尖散发着红晕,却
      在空气中迅速的变硬、坚挺起来。
      两人越抽越猛,隔着薄薄的一层内壁,清楚的感受到对方阳具的形状和运动,
      这强烈的刺激让在地牢里久旷的他们再也坚持不住,只听一声低吼,两人浑身一
      阵酸软,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奔涌着冲进子宫和肠道里,转眼又倾泻出来,激
      得芙萝雅全身颤抖,忍不住啊的呻吟一声。
      早已饥渴难耐的其他人再也按捺不住,立刻换人顶替,只不过这次上的是三
      个人了。众人把芙萝雅趴在地上,一上一下的两人把阳具塞进她的前后开始运动,
      站在芙萝雅面前的那人捏开她的嘴,肮脏不堪的阳具捅了进去,随即猛烈的抽插
      起来。
      阳具在体内轮番进出,持续的奸淫着芙萝雅的身体,淫糜的气氛在囚室里蔓
      延。芙萝雅火热的身躯被顶得浑身乱颤,脸上浮现出兴奋的潮红,鼻息呼出畅快
      的空气,柔美的呻吟着,下体和肠道内残余的精液混合着淫水,随着阳具的抽动
      不断翻涌出来,泛出白色的泡沫,发出噗嗤的响声。
      三人很快忍耐不住,呻吟着射了出来;射在口腔里的那人特别量多,芙萝雅
      来不及一口吞下,白色的精液从嘴角溢了出来,顺着下巴缓缓滴到地下。立刻又
      是三人顶上,开始了新的一波。芙萝雅的脸上、身体沾满了精液,却似乎仍嫌不
      够,伸手到两旁,抓起两根正在等待的阳具上下套弄起来,摇拽的臀部前后扭动,
      欢畅的迎接着前后的夹攻。
      随着一拨拨的替换,不久每一个囚犯都干完了一次,芙萝雅斜坐在满是精液
      和污渍的地上,高潮过后的脸上满是愉悦的神色,兀自意犹未尽伸出舌头,轻轻
      的舔着嘴唇周围的白色精液。
      「你们弄得人家好舒服,再来一次嘛。」
      轻柔销魂的话语立刻挑逗起众人的性欲,嘿嘿的笑声中,囚犯们又围了过来……
      「呵呵,你这小妞还真他妈够骚,不过,咱们就喜欢这样带劲的!」
      抓起芙萝雅的身体,新一轮的奸淫又重新开始。
      墙上的火把晃动着,发出明暗不定的光芒。囚室内,一具雪白迷人的身躯被
      团团围住,尽情的蠕动着,不断发出畅美的呻吟,在昏暗的地牢里回荡……
      清晨,阿特拉斯皇宫的后部,公主的寝室内,两名侍女走到华美的大床边,
      轻轻的呼唤起来。
      「芙萝雅殿下,您该起床了。」
      「啊……」睡了美美一觉的芙萝雅被唤醒,庸懒的打个哈欠,随即爬了起来,
      「昨晚睡得还真舒服……」
      坐到梳妆台前,侍女们站在身旁,忙前忙后的开始梳洗。
      「笃笃」礼貌的敲门声轻轻响了起来。
      「进来!」
      一个高瘦男人走了进来,一身笔挺的近卫高级军官制服,方棱的脸上毫无笑
      容,透着一股沉毅的神色。
      示了示意,两名侍女立刻走了出去,随手关上门。芙萝雅拿着梳子,轻轻梳
      理着自己优美的金色长发,一边随口问道:「处理好了?」
      「是的,殿下,那些人已经处理掉了。」
      「恩,干得不错。等会你去看看,什么时候有机会再去一次。」
      「是,殿下。不过……」军官抬起头张了张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接着说道,
      「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昨晚殿下进去以后,卑职一直担心您的安危,万一
      有什么意外,卑职可真是万死莫赎了。而且殿下瞒着陛下和王后他们这样做……」
      「行了行了……」芙萝雅摆摆手,打断了军官的话,转过头来微笑着说道:
      「格瑞特,知道你的忠心,但对我来说,就是因为危险所以才刺激啊。你已经劝
      过很多次,就不必再劝了,我自有分寸。」
      「是,殿下……」格瑞特欲言又止,低下了头,暗暗叹了口气。
      「对了,上次吩咐你去办的那件事要尽快,时间快要到了。」梳好了长发,
      芙萝雅转身站起,走到房间外的阳台上,双手撑着栏杆,迎着初升的旭日大口呼
      吸着早晨的新鲜空气,露出陶醉的笑容。
      「早晨的拜伦果然是最美的,可惜这样美丽的时刻不多唉……」
      ************
      米拉提亚大陆辽阔疆域的尽头,遥远的海外彼端,一个怪石嶙峋的海岛,此
      刻正狂风大作,波涛汹涌。岛上不时划过道道闪电,阵阵雷鸣轰然炸响,远远的
      扩散到天空中。
      岛中心是一片开阔的谷地,一个人影矗立其间,与另外并排的三个遥遥对峙。
      照亮天空的闪电如一把把巨大的利剑,挟雷霆之势划破长空,不断的朝他落
      下;那人影泛起淡淡的光罩,奋力的抵挡着,光罩蜿蜒流动,闪烁着彩虹般的光
      芒,赫然是九级防御魔法:虹光之球。
      对面三个黑袍之人不停的口中念诵,手指作势,引领着一个又一个的闪电劈
      下,每一次落到虹光之球的光罩上,那人影就浑身抖颤,显然抵抗得非常辛苦。
      挣扎中,那人蓦的发出一声大喝:「你们这些教廷的混蛋!我已经避到这么
      远的地方与世无争,为什么非要赶尽杀绝?」质问的话语中满是愤怒。
      「萨尔瓦多,你确实厉害,连受了一百多个天雷居然还撑得住!」站在右首
      的黑袍人冷冷的说道,「你身为死灵法师,大量使用亡灵魔法荼毒生灵,其罪当
      诛!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们神殿法师团也会找上门来消灭你!」
      「笑话!哪个法师不会几手亡灵魔法,这也能算理由?」萨尔瓦多脖子上青
      筋绽露,脸上的神色满是嘲讽,「你们教廷妄想统治大陆,因此才拼命打击异端,
      扫除不归顺你们的人,这才是真正的想法吧?」
      「哼,无论是什么理由,萨尔瓦多,今天你别想再逃出去了。」左边的黑袍
      人伸手一举,一柄散发着乳白色耀眼光芒的长枪出现在空中,手一挥,长枪留下
      一道白色的光影,如离弦之箭一般,向萨尔瓦多射去。
      「阿巴恩,就凭你也想杀我?」
      天空中的闪电仍然持续落下,全力应付的萨尔瓦多对飞射而来的长枪看都不
      看,听凭枪尖扎入身体,转眼间穿身而过,在胸口留下一个巨大的窟窿;只一瞬
      间,伤口奇迹般收缩愈合,又变得完好如初。长枪穿刺而过造成的伤害、上面附
      着的强烈圣光看起来对他一点效果都没有。
      「这……这是神威!」同时吸了口冷气,放出长枪的黑袍人愣愣的望着萨尔
      瓦多的胸口,脸色发白。
      「的确是神威,想不到他魔力强到这个地步……」一直没出声,中间的黑袍
      人点了点头,一脸凝重之色,却悄悄的叹了口气。
      「不过,幸好是最初级的神威……难怪教皇陛下会在我们出发前传授了那个
      东西,他老人家真是有先见之明啊。」右首的黑袍人庆幸的说道。
      「现在看来,不用它不行了,那么……就用吧。」不等右首那人对教皇的英
      明多赞美几句,中间的黑袍人对左右示意开始动手。后两人伸出手掌放在黑袍人
      的背上,顿时,两股强大的魔力澎湃着涌入他的身体,黑袍人手指在空中划着复
      杂的符号,突然往前一指。
      「主说,不信他的,不会得到救赎!」

    推荐武侠

      合作伙伴